逐字稿:

米媽: 從賣生活的民宿開始,我看見一百種家的樣子。你好,我是牧場女主人,米媽。
米媽: 歡迎來到賣房間跟賣生活,米粉回去娘家。
米粉(女): 好 開始。
米粉(男): 啊,是因為你們帶了儀器就什麼都不會了。
米媽: 對對對。我其實很多人都帶了麥克風啊,然後就不知道要講什麼。
米粉(男): 沒有 這個很簡單, 就跟你因為。
米粉(女): 聽到自己的聲音啊。
米粉(男): 沒有, 就是就跟有人好 比方說你今天上鏡頭。
米粉(女): 你看 你很熟欸。我有上過廣播電臺的。
米粉(男): 在鏡頭下你就什麼都不會了。
米媽: 好啦, 不然我先來,因為畢竟這是我的節目。其實我很開心,你們兩夫妻很願意。
米媽: 你們知道,你們是第一對夫妻願意,因為上次有一對夫妻他們很願意。只是我少了一支麥克風。
米粉(女): 太可惜了。
米媽: 就真的還蠻可惜的這樣子。
米粉(女): 所以怪不得會準備三支這樣。
米媽: 其實應該要四支,還可以再加。我老公,我其實那時候有在想,但算了, 我就慢慢來。
米媽: 你們為什麼會找到米拉夢迪?
米粉(男): 我老婆找的啊? 我也不曉得。他說來我就來啊。
米粉(女): 我找很久,很久。就一直看然後找到就是我會喜歡的然後也適合小朋友的。
米粉(女): 阿樂也會喜歡的然後我老公也會喜歡的可以停車的,對啊。
米媽: 對 主要是可以洗車,因為你說你老公。其實很簡單,只要有一個可以洗車的地方。
米粉(女): 不過他是排在最後面啦。大概就是以我跟阿樂為主,以阿樂為主。終於找到三個人都喜歡的。
米粉(女): 就來了這裡了。
米媽: 欸,對啊,那你那時候是因為你已經一直在看我發文,對不對?
米粉(女): 嗯。
米媽: 你是從臉書看嗎?還是IG先?
米粉(女): 從IG找到。
米媽: 的你是從IG.
米粉(女): 對,是那個,他,那個標籤吧,我就找花蓮民宿或花蓮親子民宿喔,我真的一直一直找,一直找,一直找,一直找,真的找很久,因為我是那種找資料我就會花很多時間找,找到我喜歡,我滿意,然後就想說哇塞,怎麼會有這樣的民宿?
米粉(女): 然後我就想說這一定要來對。 然後
米媽: 你知道我那時候只接一組客人嗎?
米粉(女): 找到的當下是不知道的是後面,做功課的時候才知道的。
米媽: 但你知道你,那時候是你老公跟我訂房。
米粉(女): 其實是我用他的帳號。
米媽: 你用他的帳號?
米粉(女): 對, 我用他的欸。我後來好像有。
米媽: 記得好像是你老公。突然就打電話來。
米粉(男): 因為我本身,我這個人我不喜歡傳LINE,我就是要用電話。
米媽: 等一下。 所以LINE可能是你老婆,反正打電話一定是你。
米粉(男): LINE應該是他,可是我一定是打電話。
米粉(女): 一開始是FB私訊。我私訊,問你一些。好像是實務的部分吧,還是什麼?
米媽: 這麼久了。
米粉(女): 我現在還找得到,可是你那個帳號不見了。齁, 好久了,可是有從那邊看得到。
米媽: 喔,對 我。那時候帳號已經不見了,這樣。
米粉(女): 對 我好像我一開始是找我先在IG上看到欸, 有這間民宿那時候為了阿樂住宿。我會比較龜毛,所以我會做很多功課。
米粉(女): 我還會 就是我就是廣大的搜尋, Google的搜尋, FB的搜尋,然後還會看其他人的那個住宿經驗,但是那個都好像是比較久一點,久以前。
米粉(女): 然後最後有看到你那個粉絲專頁,所以就會一直看。可是我好像沒有看太多。那是因為我當下第一眼就是那種很像一見鍾情的感覺。
米粉(女): 然後先看一些基本的一些要求啊還有一些基本的內容都是符合,我想要。
米媽: 的嗯。
米粉(女): 對然後也符合我的要求這樣。所以我就趕快啊,趕快要先訂,因為我知道你們好像很難訂房,這樣我就先。
米粉(女): 我就先訂了,再來去了解說別人的住宿經驗,這樣子。
米粉(男): 我看到我們一開始臉書的那個地方。
米媽: 原來你剛剛在滑手機在做這件事情。我想說為什麼突然要安靜?
米粉(女): 對,那時候最好是他的那個無暇就是他的帳號。我那時候好像沒有在用社交網絡,就是沒有在用我自己的FB,然後就是都是用他的我本來其實我是要用booking訂房的然後就是因為一些事情就想要確認,所以用視訊問你,然後他也都跟你再問你說欸,那我是直接跟你訂房嗎?
米粉(女): 然後你就說直接跟你訂房,這樣。
米媽: 然後我一直都還記得就是你們那時候好像第一次來然後聊到求婚這個事情。
米粉(男): 求婚。
米媽: 對。 那時候我們就聊到求婚,然後兩夫妻很無心就說
米粉(女): 聊到你們求婚的故事。
米媽: 對, 就是因為我們不知道為什麼我們就聊到這個話題啊然後所以我們就講到求婚,老公沒有求婚。
米媽: 然後我們兩個就是啊,有一搭,一唱就說欸, 這樣不行,喔什麼的嗯。
米媽: 所以我記得你們下一次來之後,好像是第三次吧。
米粉(男): 那一次,好像Tommy也有來。
米媽: 對, 那時候Tommy是第一次來,因為他要幫你拍照。你知道,你老公有先打電話給我然後有講講這一些事情,然後他其實那時候戒指不是也買,好了嗎?
米媽: 然後我們心裡想蛤, 我跟我老公想說,我們只是很無心的,就是因為聊天聊到很不好意思。
米媽: 然後但你老公是覺得你知道他一直覺得說好像不行, 好像真的要補一次求婚。
米粉(男): 其實我那時候好像也沒有想那麼多,好像只是因為要, 好像要有這個動作,好像應該要有。
米粉(男): 我只是當時很單純這樣想。
米媽: 記得,你那時候已經說你反正你的戒指都已經準備好了。然後反正就那一天啊,看,我們可以幫你什麼準備晚餐啊那一些的結果,你在下跪的那一刻你老婆就說我只要知道你買戒指。
米粉(女): 可是我是真的很後面才知道。我都不知道他前面有跟你聯絡這件事情。
米粉(男): 因為買戒指,就是因為那時候是買Tiffany嘛。
米粉(女): 我好像是要出發的前一天。
米粉(男): Tiffany,太多的那個廣告。
米媽: 啊,太多這個。
米粉(男): 月有什麼優惠啊,幹嘛,幹嘛的。我想說我給你買戒指而已。
米粉(男): 你不用傳那個那麼多有的沒有的訊息給我。然後他又寄mail,然後就被我老婆看到。
米粉(女): 我有點忘記,但我的確好像是要出發的前一天才知道是還在擔心說會。
米粉(男): 不會要送。
米粉(女): 給哪個野女人?是沒有,是大概。如果知道,就知道。
米粉(女): 是他要,好像是要跟我求婚。
米粉(男): 野女人才不會送戒指,好不好?你知道,那時候我去Tiffany,從我進去到出來,五分鐘就解決了。
米粉(男): 就隨便挑一顆,就走了。
米媽: 但是你的戒圍,你怎麼知道?
米粉(男): 他親你菜的啊。
米粉(女): 對啊,所以那個有點大。
米媽: 戒圍有點。
米粉(女): 大。
米粉(男): 你可以戴大姆指。
米粉(女): 我到現在還沒去改。
米粉(男): 你可以戴大姆指啊。
米粉(女): 可以去改。
米媽: 你到現在還沒去改。
米粉(男): 戒指到現在還丟在房間。
米媽: 啊,還丟。
米粉(男): 丟在房間的某一個角落,丟回去之後。
米粉(女): 它就在那個位置,都沒有變。我也都沒有拿起來,戴過,因為我覺得戴那個很不方便。
米粉(女): 有一次很失落的這樣就是吵架。
米粉(男): 的時候其實沒有很失落。早知道就這個多好用,對不對。
米媽: 你先說,啤酒的易開關,什麼拉環?
米粉(男): 心意吧。 心意也比較重要啊。
米粉(女): 對。 到現在我還沒打開過,而且就丟在那個位置,都沒有動過。
米粉(男): 欸,爸, 我跟你講你就是我們,不要用戒指。
米粉(男): 你就把它打鼻環掛在鼻子上。你看你下次參加同學會的時候多沒有面子。
米粉(女): 而且比較不會,比較方便欸。我就覺得,戴在手上要洗手幹嘛就是做事情很不。
米粉(男): 方便對 你看。你每次你打鼻環的話你每次只要醒鼻涕就會想到我。
米粉(女): 太浮沉了。
米粉(男): 就這麼決定了。
米媽: 對啊, 但我很驚訝那個戒指原來然後後面就放著。
米粉(女): 對對對。
米粉(男): 就放在房間某一個角。
米粉(女): 落然後儀。
米媽: 式感在我們米家過完,過後你們
米粉(女): 就遺留。
米媽: 在。
米粉(女): 你們房間。
米粉(男): 然後那個Tiffany的袋子嘛裡面還丟了一堆垃圾。喔,沒錯嘛,是垃圾。
米粉(男): 嘛,沒錯嘛,我看,裡面還有紅包袋,還有衛生紙。
米粉(女): 戒指。
米媽: 是被垃圾壓在下面我。
米粉(女): 看到有個袋子可以裝,我就把它放進去。紅包袋還是什麼之類的東西,就放進去。
米粉(男): 然後那個紅包袋。我有看過都沒有錢。
米粉(女): 有啦,你之前有給我然後我就把它放在裡面了。
米粉(男): 沒有。我說,放在那個Tiffany的袋子,裡面的紅包袋。
米粉(男): 都沒有錢。我都看,過了一。
米粉(女): 開始有一包是10萬的,然後就默默花完。
米媽: 什麼東西。
米粉(男): 花去哪裡啊?
米粉(女): 就抽一點,抽一點。
米媽: 我們不能在線上打架好不好。
米粉(男): 沒有關係啦。
米媽: 我們把話題拉回來。可是你知道,你之前有跟我講過一句很感動的話。嗯,就是說你,你發現,就是你每一次回來米拉夢,地覺得,除了可以拉近跟親子的關係之外,就你跟你兒子。
米粉(女): 嘛嗯。
米媽: 然後你又可以好好的休息啊,好好的睡覺之外你其實也是也有。你覺得,在米拉夢地你跟你老公也比較好溝通,起碼有修復一些,因為就是
米粉(女): 一整天有看到他。這個人在至少有機會開始聊天,因為平常他就是像剛剛講,他可能會工作到半夜才回來。
米粉(女): 可能欸,這整天都看不到他。那我們可能這四天或五天他就是密集相處在一起就比較有時間可以聊,聊天啊。
米媽: 你們是來到米拉夢地才比較密集的24小時貼在一起對啊?
米粉(女): 對啊,因為平常他要上班然後休假時間也很少。
米粉(男): 所以我們每次來米拉夢地都吵架欸。
米媽: 完蛋爆料,爆料。
米粉(女): 每次只要出去玩,都會吵架。不是只有米拉夢地。
米粉(男): 是喔,是這樣子喔。
米粉(女): 不是出去玩,是比較長一點的車程,的時間。
米粉(男): 我是比較卑微。
米粉(女): 就會吵架欸。
米粉(男): 對啊。
米粉(女): 這還OK的啊。
米粉(男): 那夫妻吵架,其實也還。
米媽: 好,對啊。而且你知道,你老公這次跟我訂房然後他還跟我說,他說我跟你講,我這次唯一來的目標就是不要惹老婆生氣。
米粉(女): 第二天就撞車?當然他沒有。
米媽: 惹你生氣啊。
米粉(女): 當然有人惹你生氣,我都不能出去玩。我這次還想說這次一定要,因為有朋友來,一定要行程豐富,一定要出去玩。
米粉(男): Tommy嗎。
米粉(女): 對 是Tommy.
米粉(男): Tommy,無所謂啊,隨便啦。
米媽: 不是就。
米粉(女): 因為你撞車了,就不能出去。就很對不起Tommy.都沒有帶他出去玩,要不然我跟我老公是比較想要一整天待在米拉夢迪。
米粉(男): 的。你說了。你說了, Tommy不是為了米拉夢迪。
米粉(男): 他也不是為了什麼行程,他是為了我,你。
米媽: 確定。你要直接這樣子講。
米粉(女): 去哪裡都OK,就只要你在,就好。
米粉(男): 對啊,沒有啦。就是我是覺得,因為真的是來米拉夢迪的,我們不是說真的是要來花蓮玩還是幹嘛的。
米粉(男): 對,我而言臺灣哪邊都一樣。可是因為是來這邊,可以跟你們見面,然後大家在一起吃飯,喝酒,很開心。
米粉(男): 我們不是說真的要去哪裡,就算,我們今天在我們跟你跟米爸,米媽,我們去7 11蹲在外面吃泡麵。
米粉(男): 我都覺得很棒啊。
米粉(女): 對。他剛剛還跟我講,因為我跟他說晚餐要去外面吃,他說他比較想要在是在Miami吃東西,聊天,這樣對。
米粉(男): 我是來享受那種生活。我不是來花蓮玩花蓮,又怎樣。我是來這個地方,我就是要放鬆。
米粉(女): 不,花蓮真的很遠。
米粉(男): 你都來那麼多次了,這六小時就到了也不用六個小時啊。
米粉(女): 有超過。啊,這很奇怪。第一次我們真的很開很快。
米粉(女): 就到花蓮好像五個小時多。我為什麼之後每次都要開好久。
米粉(男): 不是, 是因為第一次我們就只有休息一次就是有上個廁所。就一直衝, 就衝來這邊。
米粉(女): 那一次讓我有錯覺,就是想說欸, 花蓮也是蠻近的嘛。結果,之後都開好久。
米粉(男): 那其他, 其他,你可能就是在在休息的時間就浪費比較多啊。
米粉(男): 所以才會 欸呀,才會那個時間上會拖比較久。
米粉(女): 我這次是不是更有一個體驗就是正想要跟你們講就是我覺得,好像我,我覺得我不是來旅行的我講話,我覺得我好像是來米拉夢地療養的。
米媽: 療養對。
米粉(男): 所以以後這邊要改成米拉夢地療養院。
米粉(女): 對 修復身心靈,那種好像什麼療養聖地有沒有。
米媽: 你,這個,你之前好像也有跟我講
米粉(女): 對, 但是講的類似,就是身心靈的部分。可是這次就更覺得就是在療養。
米媽: 那你從哪裡開始感受你的皮膚的每一寸的那種感受嗎?
米粉(女): 感受到我有好好睡覺。
米粉(男): 沒有,我跟你說你明天你就跟馬龍,你一起下去那個水池,泡在裡面,好好療養。
米粉(女): 那邊是聖水。
米粉(男): 對聖水你放上那個罐子,就每天裝一點回去。你每次在喝水的時候你就倒一些下去。
米粉(女): 喔,那個挖一些那個水池,裡面泥對不對對可以當面膜。
米粉(男): 對,你就抹在臉上,然後阿樂的這個便當啊,還是幹嘛。
米粉(男): 就放一點進。
米粉(女): 去 ok.
米粉(男): 好懂。
米粉(女): 懂,非常懂。就是不是把它當作旅行,就是不是出去玩。
米粉(女): 那麼簡單,不是,沒有。
米媽: 我看你們都還蠻簡單來的。
米粉(女): 這很簡單啊。
米粉(男): 哪有簡單他行李這麼多。
米粉(女): 拜託,冬天三個人。然後我想說要帶厚外套,你的厚外套就滿了。
米粉(女): 好不好,就把那個行李帶。
米粉(男): 你要像Tommy那樣子。
米粉(女): 我都沒有帶我的厚外套來。
米媽: 等一下。Tommy有帶行李嗎?我看他是人過來。
米粉(男): 對Tommy有帶行李嗎?他根本不用帶東西來。
米粉(女): 他好像連外套都沒帶來。
米粉(男): 男子漢帶什麼外套,都可以。
米粉(女): 那你為什麼這次的外套那麼?
米粉(男): 厚。哪有厚?
米粉(女): 不是穿了,蠻厚的。
米粉(男): 吧。裡面是短袖。
米粉(女): 的就算厚吧。你看米爸,米爸穿的那個很厚。
米粉(男): 那是米爸制服啊,這次不一樣。啊,那就算,今天都零下下雪了,他還是要穿這樣。
米粉(女): 對嗎?都是制服。
米粉(男): 他,如果不穿這樣,他就不敬業。好不好,你懂,不懂。
米粉(男): 對啊,你上班專。
米粉(女): 業人士都是這樣。
米粉(男): 是就。
米粉(女): 這樣子。
米粉(男): 那個意思就是這樣子。你懂嗎?你就懂那個意思嘛就是制服。
米粉(女): 就跟賈斯伯一樣。
米粉(男): 賈斯柏是誰?
米粉(女): 我講錯名字了嗎?
米粉(男): 賈伯斯我。
米粉(女): 跟妳講。
米粉(男): 賈伯斯,他在天之靈聽到妳這樣講他。我說妳真的很過分。妳不用iPhone,就算了喔。
米粉(男): 妳不用iPhone,就算了。妳還講錯人家名字。我覺得妳真的太過分。
米粉(男): 妳真的太過分。
米粉(女): 賈伯..
米粉(男): 賈伯斯啊。
米粉(女): 翻牆一幕。
米粉(男): 是特拉斯嘛,不是特斯拉嘛?對不對。我們都,我們臺南,那些人都開的都是特拉斯,對不對。
米粉(男): 特拉斯都是裝電池就會跑,對不對。
米粉(女): 嘿, 對對對。
米粉(男): 那是吧。
米粉(女): 是的,是的好。
米粉(男): 好好介紹人家名字。
米粉(女): 我老公又把話題講。壞了。
米媽: 我覺得就很輕鬆的。這就是你們夫妻的方式。其實我們每次知道你們回來,我們很開心,因為我知道我們可以一路又笑到尾。
米粉(男): 真是,因為妳也知道我是正經的人。平常我其實我很少在講這些有的,沒有的。
米媽: 因為你每次來你知道你老公都會分享他在工作上很有趣的事情。
米粉(女): 喔, 太好了,你們覺得有趣,我還會怕你們會覺得無聊。
米粉(女): 不是, 因為有時候講得太沉悶。
米媽: OK, 因為我,這位米粉,她的老公主要是做長照的,所以她每次來都會分享她。
米媽: 那邊長照機構發生了一些很有趣的事情。
米粉(男): 你就換位,思考一下老人家,他只是年紀比較大的年輕人。
米粉(女): 年紀比較大的小朋友吧。
米粉(男): 喔, 差不多的意思反正就是因為老人家也有他們的想法,需求,他們一樣會有抱怨,會有爭鋒吃醋啊,或者是一些情感上的一些糾葛幹嘛的其實都會有那當然我說的是是功能比較好的長輩,功能比較不好的長輩,他可能就是需要別人協助。
米粉(男): 不過大部分的長輩其實他還是會有一些需求,想法那當然可能就會有一些爭執啊,然後在機構裡面就會有一些比較有趣的事情。
米媽: 欸,你其實很多米粉。他們會有一些疑問因為有一些人他們是不希望把老人家送到療養院的。
米媽: 然後有一派是希望可以把老人家送進療養院的。你有沒有什麼建議啊?
米粉(男): 我覺得以我自己做長照的話來講,的話把長輩送到機構。我覺得有一個很大的前提就是有一個分水嶺啦,長輩還能不能自己去廁所。
米粉(男): 我覺得這是一個很大的分水嶺,當長輩今天他無法自己去廁所,他無法可能就生活治理比較不OK的時候送去機構。
米粉(男): 當然這也考量到他家庭,家裡面的條件跟環境比方說有些家族他可能會比較捨不得把長輩送到機構去。
米粉(男): 他在家裡請外籍移工可能就是家庭看護工去照顧長輩。可是有時候又會遇到說因為畢竟是家裡來了一個。
米粉(男): 陌生人其他國家的,他可能也會不放心。然後再來就是說可能家裡多了外籍移工之後,可是真正的一個長輩的家屬又不在家裡,不在他視線的情況下,這個外籍有沒有辦法好好的照顧這個長輩?
米粉(男): 這都很難講。然後再來就是說比方說家屬捨不得長輩送到機構去,可是家屬在家裡又照顧不好這個長輩家屬必須也要上班,也要工作或是也有其他家庭內部的事情要去顧。
米粉(男): 這個時候把長輩送到機構來講,我覺得並不是一件不好的事情。而且在機構裡面長輩。可以受到比較好的照顧。
米粉(男): 我覺得收到機構跟以前我們在想其實會有蠻大的差異啦。
米媽: 你其實在機構裡面你也付出很多,所以你很多時間都花在工作上面。其實基本上你老婆也很辛苦的在家裡。
米媽: 你知道,我一定要把他帶給他,不然他的梅酒會趕快喝完。他要讓他講話。
米媽: 我現在比較擔心。
米粉(男): 那個梅酒%數有點。
米粉(女): 高我現在,好像我邊喝酒,邊聊。我現在有點喝,太多。
米粉(女): 我們不是才剛開。
米媽: 嗎,然後已經有點見底了。這樣好像不太對。
米粉(男): 我還沒喝欸。
米粉(女): 剛剛我老公在講。這時候我已經醉到有點放空。
米媽: 對。 所以我要趕快把他LINE給你。你覺得你從剛開始交往你一個人然後到你懷孕生小孩。
米媽: 這段過程你老公就是因為在畢竟長照機構工作的時間比較長你怎麼去維持你的家庭還有你自己,因為我其實也覺得你不會把自己照顧得不好。
米粉(女): 其實很不好欸。那是因為出勞外面我還是會稍微會顧一下我的一些外在跟形象,但其實在家我的平日我是都沒有在照顧好自己。
米粉(女): 像我之前就自律神經失調,嘛睡眠不足啊,然後嚴重睡眠剝奪,然後還有就是那個身心靈的壓力太大了,所以就是造成我自律神經失調,然後眼睛就那個紅彩眼就是,就是我的免疫細胞攻擊我的眼睛,這樣子。
米媽: 嗯,哼。
米粉(女): 對對 還有各種的,一些很嚴重的焦慮,還有恐慌。
米媽: 那現在眼睛的部份。
米粉(女): 最近有比較好, 已經很久沒有。我是隔一陣子, 尤其是我月經來的時候,它會那個 抵抗力比較低的時候它就會復發, 它的症狀就會復發我就會開始 眼睛模糊,看不清楚是整個嚴重到 幾乎看不見的那個狀態對不對, 對。
米粉(女): 可是最近好像很久沒有發作了。耶好神奇。
米媽: 壓力沒那麼大。
米粉(女): 了對對對。所以我覺得是那個阿樂上小學之後 好像真的有改善很多。
米媽: 你給自己的期許不會太高了嗎?
米粉(女): 我覺得好像是環境的改變就是他有遇到好的老師,那我就不會這麼的焦慮就像 其實我老公。
米粉(女): 我每次 雖然我很愛 就是挖苦他或是罵他, 唸他。其實我覺得他阿樂,這次上小學他也改變蠻多的,因為我就
米粉(男): 我改變什麼。
米粉(女): 不僅是我一直跟他強調說我的焦慮的部分或是我的憂鬱的部分,他也親身體會到說,因為當初上幼兒園他是所有的事情都是丟給我的,因為本身就是這樣,因為他工作時間很長嘛,本來就是還蠻像幼兒園當初的早療也都是我自己處理啊還有就醫還有他早療那個治療課,這樣子都是我在處理或是我家人會幫我。
米粉(女): 可是他到幼兒園也是一樣都是我自己處理他那個就學的部分,然後還有早療的部分。可是後來我就整個身心靈崩潰就像我講的我有三天都沒辦法睡覺。
米粉(女): 我每天晚上都會他們睡覺的時候,我都半夜都會就是眼淚會忍不住。就這樣流出來我就哭。
米媽: 壓力太大。
米粉(女): 對對對你
米媽: 不知道怎麼去宣洩。沒有一個方式。
米粉(女): 對主要是跟老師的溝通有問題吧。覺得阿樂,這樣自閉症的孩子是很難照顧。我其實是我有在用心的在帶他,可是老師就會誤,會說我好像是那種恐龍,家長都不管小孩,才會讓他好像都會上學,會亂跑啊,然後不聽老師的話。
米粉(女): 可是不是,這是他的自閉症的特質造成的,可是老師居然沒有這部分的專業。然後就會覺得說媽媽,你怎麼都沒有在管小孩這樣子。
米粉(女): 然後我就會覺得很難過。我又有苦,說不出就是我又不敢跟老師這樣子吵起來,我怕會影響到那時候還沒有辦法轉學其實我是很想要轉學,可是又是一些可能長輩的因素,所以沒辦法。
米粉(女): 然後繼續去這間幼兒園讀書這樣子。所以就不能正面跟老師吵起來呀去幫我自己解釋,因為我怕真的吵起來反而會對阿樂不好。
米媽: 呵呵。
米粉(女): 對, 因為他在學校是自我管,不到的地方。
米媽: 嘛,嗯,嗯。
米粉(女): 對 我不知道老師會怎麼對像那時候就看很多那種幼兒園虐待的新聞。那時候啊, 那陣子很多欸對 還是因為我特別關注呵,呵, 就有很多那種就是已經是虐待,死亡的是幼兒園的哦,或是老師就打小孩打到很誇張那一種。
米媽: 你會看到,你會自己。還是很害怕,想說那就算了,我不要去跟老師。
米粉(女): 正面衝突。這樣子對後來就是我還是這樣硬撐著,可是撐到後面我就整個就是身心靈都崩潰。
米粉(女): 我就變成逃避因為疫情的關係。就把疫情當作藉口,就說喔, 因為疫情很嚴重, 我們就不去上學。
米粉(女): 其實是因為我自己要逃避。但阿樂,那時候也會說 他不想要上學啦,因為他也還在適應這個本來就適應很困難的那我其實最不想要上學的人是我不想要讓他去上學。
米粉(女): 可是我就把疫情當作藉口。所以就長期都常常在請假。他後續,他就知道這個狀況其實是。
米媽: 所以你老公都知道這個狀況。
米粉(女): 對, 其實是我想要逃避。所以我覺得他上小學有改變。他能幫忙 他,就盡量幫忙。
米粉(女): 像他現在每天早上是會跟我一起送阿樂上學的有一陣子,因為本來中午也都是我覺得他借他下學, 我自己借他上學。
米粉(女): 哈哈哈哈,對嘛。然後可是因為有一次我跟老師開完那個會,
米媽: 就是。
米粉(女): 類似阿樂的個案討論會,我就開始覺得壓力很大。
米媽: 是每一週開會嗎?
米粉(女): 就是如果他們覺得他的狀況很特別需要,就是召集他的治療師,他在學校還有那個輔導老師,這樣子是到學校輔導他有自閉症,專門的還有一般的特殊兒童,這個特殊學生嗎那個?
米媽: 嗯, 特教老師。
米粉(女): 特教老師 對的特教老師就會召集大家一起開專家會議針對阿樂這個個案,然後那時候開完會。
米粉(女): 我就很沮喪,這樣子就壓力很大其實我覺得老師都很棒,那些輔導老師也都很棒,特教老師都很棒,可是就是我自己這部分我就覺得我讓老師那麼辛苦啊。
米粉(女): 然後阿樂的部分,我雖然可是我也沒辦法幫上什麼忙,因為我自己也是處理不了我才會尋求這些外面的治療師的協助這樣。
米粉(女): 所以那陣子他都會中午陪我去接阿樂放學。那我不要獨自去。我就會害怕面對老師雖然我知道老師人很好,因為我就覺得好像很對不起老師,我覺得壓力很大,不敢面對老師。
米粉(女): 所以他就會陪我去接阿樂,這樣。
米媽: 那請問那老師是正妹嗎?
米粉(女): 他就會比較辛苦。
米媽: 應該是重點。
米粉(女): 不是啦。
米媽: 不是。
米粉(女): 啦。
米粉(男): 喔,你這邊,你這個多。
米粉(女): 你講出來怎麼辦。
米粉(男): 老師搞不好,會聽到。
米粉(女): 真的,假的,不會啦。學校名字不用講出來。
米粉(女): 你剛剛把你的名字講出來。
米粉(男): 沒差啊。老師不會聽到啦。
米粉(女): 剛開始,其實我就很感動,很感動,就對了,我就會,因為這樣小事,其實我是會感動你。
米媽: 感動。他知道嗎。
米粉(女): 我有跟他講。 我說其實我很開心你願意陪我去接他放學,接他,幫我去面對老師。
米粉(女): 我是待在車子裡面沒有出來的,我是逃避到成這樣。可是我剛開始本來只是想說他就陪我一兩天,後來就每天都陪我, 直到現在甚至這個禮拜都是他跟我說他自己接阿樂上下學。
米粉(女): 我都不用去。我們本來是上學要開兩臺車載他去,因為他都直接去上班了。
米粉(男): 我們是接董事長,我跟我老婆,這一點其實很不一樣。
米粉(女): 因為等一下。我要再強調一點,因為他有說過他午休對他來說很重要。
米粉(女): 他一定要睡覺。可是因為他中午要去接阿樂放學,他就沒辦法睡午覺了。
米粉(男): 因為我在小朋友這一塊,其實我跟我老婆的觀念非常,非常不一樣。
米媽: 你們的育兒落差很大。
米粉(男): 很大,我甚至於。
米粉(女): 我們人格特質就落差。
米粉(男): 就是我,甚至於以我兒子現在的狀況。我有點驕傲,你知道嗎?
米媽: 你說現在很驕傲這樣。
米粉(男): 他有這樣的狀況。我非常的驕傲。
米粉(女): 因為他喜歡他的特別。他很喜歡很特別跟別人不一樣。他覺得他兒子很特別。我就是怕他以後特別沒辦法融入社會。
米粉(女): 我怕他以後長大,沒辦法在社會生存。有些自閉症是會越來越退化。他之後可能只能淪落在機構跟醫院裡面。
米粉(女): 他是沒有辦法正常在社會上工作生存的我就很怕。
米粉(男): 你自己要正向一點,你要正向一點,你不正向的話。
米粉(女): 可是他是阿樂這樣很特別,很酷啊,什麼的。
米粉(男): 因為他的確他是一個聰明的小孩啊。
米媽: 而且他這一次來。他真的講了很完整的句子然後他跟你回應的。每一個方式都是回應的很對,很棒。
米粉(女): 謝謝啊,我感動喔。
米媽: 對啊,跟,
米粉(女): 第一次差很多欸。其實我要講其實我們會這麼堅持來Milabondi不僅是因為阿樂非常喜歡,其實我們大人也是很喜歡,可是我其實因為大人會懶惰嘛,我們去花蓮真的很遠這。
米粉(男): 次就是阿樂約的啊。
米粉(女): 想說花蓮很遠。我們是談了很久到花蓮真的很遠。所以說欸,我就跟阿樂說那是遠,得要命的王國。
米粉(男): 我們這次會來Milab.
米粉(女): on.
米粉(男): di.
米粉(女): 花蓮國唷。
米粉(男): 我兒子約的啊。
米媽: 啊,你兒子。
米粉(女): 是我一次都是阿樂約的,因為雖然說我們大人也是很喜歡對我們說放鬆可是真的太遠了。我們其實不會這麼勤勞,我們兩個都是宅男宅女,那種很懶惰的那種。
米媽: 有,我知道,因為人只要一踏進來,你們就不會再出門了。
米媽: 你們就是連食物都需要我們媽媽去買回來。
米粉(女): 對 所以說我們因為這樣子拼了老命,開這麼遠的車來。不只是說阿樂很喜歡,我覺得對阿樂的那個,就是說治療效果好了像當初他在幼兒園讀那麼久他的那個成長根本都沒有什麼進步,不管是講話的部分還是一些人力的部分,然後反而是退化。
米粉(女): 可是我們只要來一次花蓮,他就變得很會講話,然後一些能力也都長出來。就是進步很多。
米粉(女): 我覺得好神奇哦,來一次花蓮就可以抵得上這幾個月在幼兒園的生活啊。或是說這一陣子上治療課的那個的效果。
米媽: 所以你覺得其實我們米拉夢麗的環境居然是有各個刺激到她。
米粉(女): 對對對對比上一些治療課還有用比上心理課。啊,有,有,有比心理治療還有用你說。
米媽: 就是治療了小孩,又可以治療大人。
米粉(女): 對對對對,因為我也那時候我有跟你說過,我就是就是上心理治療嘛。對比那個還有用。
米粉(女): 比我一次花兩一小時,兩千塊的心理治療還有用。
米媽: 對。所以那時候有講啊,你把錢存下來,都來米拉夢。
米粉(女): 麗對這邊真的很厲害,很厲害。
米粉(男): 而且我兒子把你們的IG或是社交軟體,還有那個YouTube.
米粉(女): 他會一直看的耶。
米粉(男): 他會反覆看。
米媽: 等一下YouTube,那個是有一個YouTuber拍的嘛,對不對。
米粉(女): 就是你自己的頻道。還有你之前那個直播你有放上去啊,他會一直聽,喔,一直看空姐的那個反彈。
米媽: 我有放嗎?你有放啊?
米粉(女): 不是你放的嗎?
米媽: 不是我,那個是他的品牌。
米粉(女): 對 我的搜尋。有搜尋,所以等一下他。
米媽: 會把他存到我的最愛。
米粉(女): 是不是他也會。
米粉(男): 他會自己去搜尋。
米粉(女): 他會一直聽喔。
米粉(男): 關於米拉夢的各項東西。
米粉(女): 米拉夢的搜尋。就是搜尋米拉夢的筆啊。
米媽: 等一下,齁,我先把馬洛尼拉走。
米粉(女): 他是喜歡我,不是對我好。
米媽: 他是。
米粉(女): 這樣我會開心欸, 因為那次他也讓我蠻難過。想說他為什麼要對我有敵意,因為我也是很喜歡動物的啊。
米粉(女): 然後想說怎麼了我是有讓他哪裡不開心。
米媽: 他沒有。 他的眼神本來就是這樣。 他其實就是臉臭的狗,嗯 嗯, 嗯。
米媽: 但他內心是一個很baby這樣子。等一下,我們來回到話題。 你說阿樂,他會自己去搜尋米拉夢。
米粉(女): 對 對 對 對語音搜尋這樣然後也會反覆一直看你們的。之前有一些訪客做的影片嘛啊,你自己好像也有。
米粉(女): 你就是有po到你的頻道嗎?
米媽: 我沒有。 我沒有頻道。
米粉(男): 你看這是他的IG搜尋 上面那些都是我老婆找的米拉夢一定是無期的。
米粉(女): 之前你的FB. 現在也是還在, 可是之前比較多的影片或是照片。
米媽: 放影片跟照片。
米粉(女): 他會一直看, 一直反覆看。
米媽: 安樂。我記得,他是兩歲的時候,還三歲的時候來。
米媽: 對不對?
米粉(女): 好像是。
米粉(男): 第一次來好像。
米粉(女): 三歲出頭。嗎有一點?
米粉(男): 2020. 我們第一次是2020來的。我看一下我們剛才那個搜尋紀錄。
米媽: 不是2020吧。你們在疫情之前就來過了啦。
米粉(男): 我看一下, 我看一下。
米媽: 你們是疫情之前2020啊。
米粉(男): 有對話紀錄嗎?
米粉(女): 這兩歲多嗎?兩歲多?是不是兩歲多?
米媽: 應該。是快三歲,我們第一。
米粉(男): 次來是2020的8月。
米粉(女): 9月 本來是8月,然後改成9月我們那時候9月出來跑去新竹的那個六福山莊,然後後來9月底就來這裡了他這就是有場景錄跟你住,在你旁邊的。
米粉(男): 對 9月 2020的9月8號。
米媽: 你還記得耶, 好厲害。
米粉(男): 沒有 有對話紀錄啊。
米粉(女): 呵呵。
米粉(男): 這可以佐證的你是不是喝醉了。
米媽: 完蛋了。
米粉(男): 沒有, 他是把那個當飲料在喝。
米粉(女): 你先補。
米粉(男): 上我要補什麼講我老婆壞話嗎這個我可以有喔。
米粉(女): 反正我覺得你真是阿樂善國小,你的努力我有放在心上,我有看在眼裡啦,可是 我很少在講。
米媽: 對啊,可是。
米粉(男): 我覺得我從來沒有努力過。
米粉(女): 是喔, 是我想太多了嗎。我想說這個禮拜你有特地。每天都跟我說,你自己接他上下學然後讓我多休息一下。
米粉(女): 是因為想說我要。
米粉(男): 沒有, 我只是想要。
米粉(女): 準備要去米拉夢,因為我,如果我要出去比較久的,那個過夜旅行對 我要先整理家裡一下,這樣才有辦法出門。
米粉(男): 我覺得你真的想太多了。我只是不想被,我只是不想被罵。
米粉(女): 對喔, 就是你的目的。希望這次不要跟老婆吵架,這樣嗯。
米粉(男): 沒有, 因為我老婆所謂的努力,幹嘛的其實我就覺得這是日常生活。我不會去想這些東西。
米粉(女): 天啊 連這樣基本的日常生活,你都沒有做到。
米粉(男): 因為我的日常生活就是要耍廢啊。
米粉(女): 差 如果我差。所以我在跟他說其實我真的不需要什麼名牌,什麼的或是什麼貴重的禮物。
米粉(女): 我就是,如果你這些日常有做就是那種的用心有讓我感覺到就夠了,其實我還是會真的很感動。
米媽: 難怪,你的Tiffany就會到現在。還放在那裡。還放在那裡。
米粉(女): 其實沒有。 我本來就沒有對鑽戒比較沒什麼興趣。其實我比較喜歡珍珠。
米粉(男): 我知道,珍珠美人魚。
米媽: 現在是要要求下一次。
米粉(男): 那個珍珠在家裡也 一樣。也是被丟到角落。
米粉(女): 我以前有。我其實我有在珠寶店工作過。我以前還會,我會鑑定那個鑽石的等級,可是現在有點忘記了然後這樣久了之後我就發現珍珠才是真的漂亮。
米粉(女): 所以我真的是比較喜歡珍珠。可是我本來就從小就是女生好像都會配,想要鑽石嘛。
米粉(女): 我本來想從小我就比較沒有興趣啦。然後實際去接觸寶石我就覺得喔, 珍珠真的很漂亮,真的厲害的珍珠真的很美比那些鑽石還是什麼藍寶石,紅寶石還漂亮,這奢侈的重點是珍珠買了錢。
米粉(女): 你買錯了蛤。懂了嗎?沒有啦真的珍珠也沒有真的鑽石貴是珍珠寶而發對你來說,你才是要買珍珠。
米粉(女): 有啦,有真的很厲害的珍珠也是蠻厲害的。
米媽: 也是價。
米粉(女): 錢也是蠻蠻高的。
米粉(男): 沒有。 你家附近有幾間那個珍珠奶茶還不錯。
米粉(女): 哈哈哈哈,好啦,好啦, 對, 就是那個珍珠。
米粉(男): 對啊, 那珍珠奶茶。珍珠奶茶煮得好,也不是那麼容易欸。
米粉(女): OK.
米粉(男): 那個珍珠,要那個Q彈,剛剛好。
米粉(女): OK OK.
米媽: 等一下。
米粉(女): 都歪掉了 好。
米媽: 好, 我們現在拉回來欸 那你們明天你們要回去了,那之後一樣嘛, 就是要面對現實生活,就是該回去工作,然後一樣就是日常的照顧小孩子。
米媽: 這樣你們今年有什麼目標嗎對於家庭的那種目標?
米粉(男): 我從來不設目標。
米粉(女): 有啊, 年底想到那個日子要開業啊。
米粉(男): 那是工作。
米粉(女): 嗎新的人生這樣可是我覺得你們的客人都好像是北部比較多。
米媽: 可能,其實都有。
米粉(男): 不是 我應該這樣說啦,因為我們現在,因為我本身我是做長照業然後我們這次是要另外再做日照。
米粉(男): 日照的概念就有點像老人家的幼稚園概念跟我們這種長照事業有點不一樣。我們長照機構的話是24小時可能照顧的是比較功能,比較不好的長輩可是日照的話日照就是功能比較健全的長輩。
米粉(男): 他會需要很多的活動啊,節目啊,甚至是一些社。
米粉(女): 交。我們這邊也接功能不好的,不是說,也可以接嗎。
米粉(男): 是也可以。
米粉(女): 接對啊。
米粉(男): 可是日照。
米媽: 等一下。你要先區分一下什麼叫做功能好跟功能不好。
米粉(男): 好, 我剛講的那一點能不能自己上廁所。
米媽: 這叫功能不好。
米粉(男): 可以自己去廁所的叫功能好,不能去廁所的交通功能不好。這是我自己的一個界定比較簡單的界定的方式。
米粉(女): 生活不能自理這樣。
米粉(男): 對 你上廁所,你能不能自己擦屁股。這就是一個很簡單的分數edit.這當然不是絕對啦,可是這是一個我們自己在做區分的一個方式。
米粉(女): 你們這邊有很多臺南客人嗎我們?
米媽: 有。
米粉(女): 也是有。
米媽: 也是有,因為我。
米粉(女): 感覺好像也是臺北過來,比較多北部的。
米媽: 對, 我這邊當然是北部。
米粉(女): 我本來以為吃屎從臺北過來花蓮也是很近的,好像比。
米媽: 你們近對。
米粉(女): 我現在才發現從我們這邊過去好遠對。 你會知道臺中直接這樣過去花蓮也是算近的。
米媽: 臺中也很遠啊。
米粉(女): 臺中也很遠。
米媽: 臺中很遠你。
米粉(男): 上車都在睡覺,所以你搞不清楚狀況啊。
米粉(女): 沒有 這次,我都沒睡。
米粉(男): 哪有 你就睡到後面。那個嘴巴都打開了。
米媽: 我今天還在跟我老公說不知道哪時候有人可以整合這一些機構,就是可以把寵物啊可能第一層是寵物,第二層是幼兒,第三層是年長的。
米粉(男): 我這樣講,其實坦白講,我之前有想過要做寵物動物 狗的長照機構。
米媽: 但是你還可以再加個小孩啊,然後還有老人家。我說整合在一起。我覺得感覺還不錯,因為大家都會一定會有這個需求,但他只需要去一個地方就可以滿足他這些需求了。
米粉(女): 不是同一個窗口而且。
米媽: 我們那時候不是之前有聽過就是動物跟小孩可以去療癒,就是長輩的心啊,然後都是可以互相療癒。
米媽: 那動物跟小孩也是會需要。
米粉(女): 一些陪伴不是只有同一個窗口。窗口幫你做資源,轉介,它是一條龍服務。
米媽: 的對啊。
米粉(女): 在同一個機構裡面這樣子
米媽: 對。
米粉(女): 老人,小孩從動物互相彼此療癒。
米媽: 對啊, 其實互相療癒啦。然後這個地方是很有趣的。
米粉(女): 這樣欸, 這樣很特別欸。看有沒有找。
米媽: 人。
米粉(男): 那乾脆。
米粉(女): 因為我剛剛講的資源轉介。你講的是在同一個地段。
米媽: 對 它要整合起來。啊,那我們不需要再用那麼多人。我們用他們自己進來本身去療癒對方。
米粉(男): 那我跟你說那我們從米阿貓地開始建設米爸跟米媽去烤灶, 福源福灶,一方面你們可以做這個住宿,而另外一方面還可以做長照。
米粉(女): 動物的部分,那小孩也是啊。
米粉(男): 從你們開始做。反正你們房間很多嘛。你從樓下這一間感覺就是那。
米粉(女): 邊的那個婆婆住在。
米粉(男): 而且人客嘛,人客來嘛,然後另外然後室戶外就是寵物的長照。
米媽: 我這邊應該會真的被統治。
米粉(男): 就整合嘛,整合嘛開始。
米媽: 被動物統治還是被年長者統治?
米粉(女): 年長者交給你婆婆處理這樣。
米粉(男): 長輩。齁,其實他就是比較大的小孩。
米媽: 對, 所以他很適合跟寵物,跟小孩放在一起啊。
米粉(男): 我們再換句話說我們現在大概都快40.
米粉(女): 你已經超過40了。
米粉(男): 我們都快要死了。好 那我們再過20年,我們都是老人了。對啊, 我們到時跟。
米粉(女): 米媽還沒有好嗎?不要很為難。你跟米媽差。
米粉(男): 好, 那30年還不好30年嘛。假設我們30年後,我們也是老人了。
米粉(男): 到時候我們的心境,心態,是不是還是現在這個樣子?
米媽: 這時候我們就會再把這一集podcast拿出來聽。
米粉(男): 不, 我們,這個世代的,當我們到60歲的時候,那個時候的長照需求跟現在的想法是不是很不一樣?
米粉(男): 一定是啊。
米粉(女): 對啊,絕。
米粉(男): 對不是生理上的照顧而已,而是心靈上日常生活 活動。
米粉(女): 跟是機器人幫你服務之類的嗎。
米媽: 機器人可能就幫你捶個背而已啦,沒有辦法幫你服務到心靈層面吧?
米粉(女): 對啊, 現在也沒科技,也沒進步,這麼快了。
米粉(男): 掃地機器人幫忙洗澡是不是。
米粉(女): 有啊, 現在其實都有研發那個洗澡機器,洗頭機器,可是那個可能成本很高。
米粉(男): 我是沒看過。
米粉(女): 你洗頭的機器還有那個洗澡的。
米粉(男): 你講的是正經的還是不正經的?
米粉(女): 正經的。
米粉(男): 我覺得像美拉夢蒂,這種比較正經的節目,我真的覺得你不要帶歪。當然你要帶外,我也可以陪你說。
米媽: 你是醉了。
米粉(女): 我真的有,真的醉了。
米粉(男): 聽起來怪怪的。
米媽: 好了,好了,那,不然我們這一集,我們就先聊到這裡。
米媽: 其實很開心,你們願意上來就是跟大家分享,然後可以很真實的聽到你們夫妻講話的樣子。
米粉(男): 不是,因為這一集在講後面會歪掉。
米媽: 對,而且我沒有想到你沒酒喝這麼快。
米粉(女): 有啦,其實還可以啦,還可以這樣,我才可以。
米媽: 你才可以說。
米粉(女): 可以把我的真心話講出來。
米粉(男): 其實他現在是有點雌雄的。他平常在臺南他是有點雌雄就看到人可能會突然講不出話來。
米粉(女): 我跟你講,他有說我現在有點社交障礙,社交twitch就是 因為你 可能日常生活都只是在跟小孩講話,甚至你老公也都沒有在聊天啊,沒時間聊天。
米粉(女): 你真正跟成人講話的時間很少。那你這樣子, 你講話的那個 語言能力一定會退化啊。
米粉(女): 所以我覺得 我有時候我要跟外面的成人,尤其跟老師,對話, 我講話都會卡住呵呵, 因為就是 語言能力退化了。
米粉(女): 邏輯就是不同。
米媽: 啊, 就是說很不順。
米粉(女): 對, 很不順啊你剛剛 我要講什麼。我突然忘記我要講的那個東西,是什麼,那個名詞叫什麼就會, 會化,很嚴重。
米粉(女): 我覺得很可怕。
米粉(男): 他可能就把麥克風看成乾症。
米粉(女): 欸。 可是有 跟我本人也是有關係,因為我, 我覺得我以前本來講話就是這種很跳Tone.
米粉(女): 我本來就是那種 講話會跳躍性思考的,那種跳來,跳去。
米粉(女): 我突然 我現在在講這個話題我就突然想到什麼就講什麼。我本來講話就是這種人,這種風格的人就是比較邏輯不通的人。
米粉(女): 嗯,其實我覺得我老公口才還蠻好的,他像他,我就蠻佩服他這一點。
米粉(女): 他其實他雖然他很愛講幹話很煩,但是他其實我覺得他算是口才很好,他如果真的認真講話是邏輯很順然後怎麼講其實是他感覺是很厲害的。
米媽: 嗯。
米粉(女): 我還蠻佩服他,這一點的。
米粉(男): 我講話沒有邏輯。我這樣講,好了,故。
米粉(女): 意講一些幹話好不好。
米粉(男): 不是,不是。你聽我說因為像你,像我們,這種行業有一種制度,叫做評。
米媽: 鑑嗯。
米粉(男): 或者是查核然後當他們每次來戳到我的一些機構的弱點的時候我們就要把他帶帶,帶帶過。
米粉(男): 要把他帶過,就是讓他原本這個點他可能就會被我帶到另外一個地方去,或者是說當他跟你講到一個
米粉(女): 你把這件事情講出來,好嗎?
米粉(男): 人家又不曉得我是哪一圈。你也知道,我機構在臺北啊。
米粉(女): 因為他也還蠻,會應付長官。
米粉(男): 就是比方。說
米粉(女): 公家部門,就是公家機關當。
米粉(男): 公部門來查我然後如果
米粉(女): 市長,什麼?他也很會。
米粉(男): 然後講到比方說當我講到我機構的重點的時候,我當下的第一個反應是我要相信我自己說的。
米粉(男): 我要相信我自己說的謊話。我會相信我講的謊話是真的。連我自己都相信。然後就把它整段帶過去。
米媽: 每次這樣的嘗試,你都成功嗎。
米粉(男): 成功因為我自己相信那是真的。啊,我相信我講的謊話是真的。連我自己都認為那是真的。
米粉(女): 他平常就是這樣跟我講話。
米媽: 所以你都一直假假真真。
米粉(女): 他就是這樣對我了。
米粉(男): 因為我已經相信。我自己講的謊話是真的,不然怎麼辦? 要生活?
米粉(男): 啊,我怎麼感覺起來好像沒聲音。啊,有了。
米粉(男): 這樣就有了。
米粉(女): 為什麼剛剛他講一大堆都沒有錄進去嗎?
米媽: 沒有 是有錄進去的然後只是他可能一直都沒有聽到為什麼剛剛鬆掉, 你有拉到。
米粉(男): 沒有, 我沒有拉啊, 一定是Machiatto.
米媽: 你跟你兒子一直幫他串改名。
米粉(女): 字是叫做Machiatto.
米粉(男): 他不是Wakamato.
米粉(女): 對 他之前都說他是Wakamato.我好只愛以為他叫Wakamato.
米媽: 喔對。 然後還有一點你兒子超厲害,你兒子都會記得我們家,不管是小孩還是動物的名字。
米粉(女): 但是他會改名字。
米媽: 喔,對,他只是改了,但是其實音都是差不多的。
米粉(男): 沒有,就是他的特別難記。
米媽: 你說Macchiato的名字很難記啊。
米粉(男): 對,我覺得比較難記因為他的名字就是一個咖啡的名。
米粉(女): 字,因為他沒有在喝咖啡,所以他也不是很熟。
米媽: 沒有。他其實是義大利文斑文的意思,因為Macchiato,他身上不是有一個區塊,有斑文,其實是那個意思。
米粉(男): 對,因為我記得他的名字就是
米媽: 我們昨天有看到另外一隻公的啊,他叫Mocaccino.哪一個比較難? Macchiato比較難,還是Mocaccino?
米粉(女): 欸,你唸起來好標準。真的是義大利文強的坑。後來發現我每次都。
米媽: 要一直。
米粉(女): 這樣,
米媽: 很饒舌。
米粉(男): 他就狗狗。
米媽: 哈哈哈哈。
米粉(男): 他就是狗狗。
米媽: 好啦, 我今天很謝謝你們上我的節目, 然後大談,特談。
米粉(女): 大聊,特聊。
米粉(男): 沒有, 因為是今天知道要上節目。所以才沒有閃到那種比較不正經的。那不正經的我可以跟你講很久喔。
米媽: 不要, 不要這樣子。 我這樣會很難剪輯。好啦, 謝謝你們囉。
米粉(男): 好 謝謝 謝謝。
米媽: 掰掰。
米粉(女): 好 掰掰。

探索更多來自 MIRAMONTI米拉夢地|生活誌Buon Vivere 的內容

立即訂閱即可持續閱讀,還能取得所有封存文章。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