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媽: Hello, 我很開心我這一次又邀請到我婆婆來,因為上一次我們最後的ending是說她希望她可以安排出國。

米媽: 剛好七月份的時候我婆婆真的已經安排了一場花蓮直飛越南。你照片是在臺北拍的。

米嬤: 對。

米媽: 然後你這一次辦護照的時候我們好像載你去花蓮的駐臺辦事處,然後你就非常快速我看你就抽個號碼牌。

米嬤: 對 不用等。

米媽: 你把該要繳的文件繳一,繳之後。其實蠻快。

米嬤: 的很快,很快,很方便。在花蓮可以直航。

米嬤: 的話我都會去。

米媽: 玩。真的嗎?

米嬤: 對你。

米媽: 已經很久沒出去了吧。

米嬤: 因為疫情的關係就是可以出發了。

米媽: 你最後一次出去玩是在哪,是什麼時候?你還記得嗎?

米嬤: 就是去那個德國啦。

米媽: 有這麼久嗎。

米嬤: 對啊,已經很久了。

米媽: 那是在我們結婚後沒幾年。

米嬤: 快十年了。

米媽: 對嘛,快十年。

米嬤: 所以已經很久沒出去準備要出發的時候就是疫情發生了。

米媽: 那你這一次出去,你的心情。

米嬤: 我現在是先暖身一下,先那個花蓮石行對這種短程的,我先去看一看,走一走,再來,就是一步,一步的這樣子往歐美那邊的。

米媽: 你往歐美那邊表示你飛行時間會很長耶。你覺得你有那個體力。

米嬤: 有自信。

米媽: 你有自信。

米嬤: 對對。

米媽: 好。

米嬤: 還有包括就是想要去哪裡就可以出發。

米媽: 那,如果以這樣,你這一次花蓮直飛越南,那你之後,你明年你有想要去哪裡嗎?

米嬤: 看緣分啦,比如說有忽然想到哪裡,那就去哪裡玩這樣。

米媽: 這樣也不錯。

米嬤: 沒有計畫,可是我喜歡的國家,我一定都會去。

米媽: 而且你剛好去了這幾天我們的Mocaccino要回娘家了,是不是對啊,你們知道,因為Mocaccino真的讓我很頭痛。

米媽: 所以呢,我就把它給我婆婆去養,然後其實意外的,我覺得他們非常的合,對不對?

米媽: 而且我覺得我婆婆很開心。她也可以理解養捷克的那種心情。

米嬤: 很可愛。

米媽: 她其實真的很陪主人,但就人一定要在旁邊盯著她,不然會做壞事。

米嬤: 就是很活潑啦。小而美就是可以互動。我們有做運動。

米媽: 對嘛 沒有互動。

米嬤: 對。

米媽: 所以他讓你腦筋就要轉很快,不然如果你不想的話,他一定會馬上想到下一步。所以你要趕快比他,要跟他有鬥志。

米媽: 你才可以比他反應再快,不然他速度很快耶。

米嬤: 對我覺得。

米媽: 我有時候也是被傑克訓練出來。

米嬤: 有時候丟玩具自己玩,自己丟。還要叫我跟他玩。就給我鼻子一直吐我的腿。

米嬤: 給我暗示。說叫我跟他配合玩。

米媽: 那你有嗎?

米嬤: 有啦。

米媽: 然後咧。

米嬤: 就是這樣啊。

米媽: 你說一直這樣丟。

米嬤: 在房間裡跑來,跑去。

米媽: 然後你說你每次在看電視的時候他都會在你旁邊。

米嬤: 對 進的時候也是蠻可愛的,很安靜,他也能進。可是這樣子隨時起來,隨時又躺下來,都很厲害。

米嬤: 隨時起來很活潑,這樣跳啊跳。

米媽: 所以我跟你講傑克,真的能進,能動,這是你已經有發現的,對不對?

米嬤: 對 在我旁邊的時候,馬上就倒下去,就睡。很奇怪,他在睡很快躺在旁邊,就這樣睡。

米嬤: 一聽到聲音,就起來。就快點衝啊,這樣。

米媽: 覺得之前沒有他陪你,跟後面他有陪你。你是不是覺得生活上有差?

米嬤: 就像,也是一個小孩多一個伴。心情也很好,也蠻好的。

米媽: 就算心情不好也會被他用好他們。你知道,養傑克就像我之前一直跟你講的,真的是對他又愛又恨。

米嬤: 沒有看那個臉,沒有正面看那個臉,他就鑽那種鑽,那種可憐的。

米媽: 我現在其實會擔心就是你會不會出國這幾天然後你會不會。就會很擔心他,很想他。

米嬤: 沒有放在你這裡。

米媽: 真的嗎。

米嬤: 我是很放心啊。

米媽: 我一直覺得我皮要繃很緊我就,因為我只要盯他嘛。

米嬤: 反正就是這樣啊,就是趁有健康,有活力的時候要去外面走一走是沒錯的啦。

米嬤: 去看一看外面的世界有什麼不是在自己的國家,外面的 要去體驗一下一輩子當一次人就要去外面看地球有什麼奇奇怪怪的。

米媽: 而且,美鳳,你最近不是已經開始。我看你好像有看一些旅遊的頻道。

米嬤: 是啊。

米媽: 然後我就看你一直來跟我們分享。

米嬤: 尤其看那種中東,那邊腦袋裡又多很多。那個畫面很精彩啊,比想像的又不一樣。

米媽: 那你原本想像的中東是什麼樣子?

米嬤: 就是很恐怖。戰亂啊就有平民啊就破破爛爛的房子啊,隨時都有帶槍那種恐怖份子,那種要打仗,那種很保守的包起來啊,生活一直過得不怎麼樣的。

米媽: 然後結果你現在看到。

米嬤: 現在看到那個, 哇 真的,因為那種 我是不可能去那邊,因為那種是很危險的地方。

米嬤: 結果看到影片就多了解原來還是不錯的啦。

米媽: 就是除了戰爭之外的美。

米嬤: 對 另外一面,老百姓的生活也不錯啦,就是反正多吸收這些。

米媽: 因為我那時候記得你有一次來我好像發現天啊, 你怎麼好像一直在看旅遊的頻道然後感覺你好,像發現了一個新大陸。

米媽: 然後我就在想你之前是不是都沒有看過這一種。

米嬤: 從來沒有不知道外面都是什麼消息,什麼都沒有啦,就是看媒體這樣播嘛,就覺得,就想像,靠自己想像。

米嬤: 現在才知道,哇, 外面還有很多耶。去實體的體驗一下。

米媽: 嗯,嗯。

米嬤: 看圖片也是,就是平面,這樣看一下。

米媽: 之前是因為你都在家裡照顧小孩子。你都在顧家。

米嬤: 我的人生是現在才開始。

米媽: 拉完皮,才開始。

米嬤: 我的童年沒有童年結果20歲就結婚,20歲結婚到50幾歲。

米媽: 你說你20歲結婚,然後你是21歲,生小孩。對不對。

米嬤: 對, 就開始在家裡了。啊,我又沒有出門,很少出門。

米嬤: 啊出去就是跟先生一起,他跟他出去,就是帶我去廟廟,拜拜。

米嬤: 啊,去山上的哪一個山,哪一個山,不是去運動,啦,是他的工作,就是山啦,看地。

米媽: 理喔。看地理,他是地理師。

米嬤: 對啊,我就跟著他坐在車子裡,不然就是跟著下去,這樣子就走回來。

米嬤: 我的人生就是這樣,不然就是有空。他就是去廟廟拜拜,我就跟著他去廟廟拜拜。

米媽: 欸,等一下,媽,那你還記得,那你人生是第一次。

米媽: 什麼時候開始出國嗎?

米嬤: 喔,就是差不多好像四十幾歲是不是認識。也是剛好我女兒,她都自己去旅遊嘛。

米嬤: 她就說要去北京嘛。我說每一個地方要有一個代表性。我要去一下國家嘛我想說中國第一大物博嘛也是代表性嘛我想說好, 我要有一個紀念信。

米嬤: 好, 北京我就去。所以第一個就紀念北京就不會忘記了去北京玩把那個頂點重要的去看一,看再來呢,也是剛好我的女兒,她就是要畢業了就在賓州畢業。

米嬤: 好, 我就跟她去參加畢業典禮。所以就去紐約玩,紐約玩就是去賓州玩。

米媽: 但那時候你老公都沒有跟著你去。

米嬤: 他不可能, 因為他工作很忙。所以我這樣子過到五十幾歲的時候才搬來花蓮。

米嬤: 結果搬來花蓮還是忙就是也不能出去,就是照顧這些動物啦,還有花園要整理,的對, 還有家裡的事情忙到真的是更忙。

米嬤: 你是說

米媽: 從臺北搬到花蓮反而更忙。

米嬤: 更忙。那個已經五十幾了更忙又。沒多久先生就回去了。好啊,沒有資助了這樣子忙。

米嬤: 到現在就認識我,這個媳婦韓文。我就是說,她也是算救星讓我可以人生有機會這樣子重新開始。

米媽: 等一下。喔,你當初不是這樣。喔,你是覺得這個媳婦怎麼那麼叛?

米嬤: 逆。沒有啦,不能看外表啦那是也是不能以這樣定論的。

米嬤: 所以以前看媳婦要怎麼看外表,那個都其實也不準。以前的人看媳婦嗎都是外表啊不準。

米媽: 嗯,對啊,然後我來了,之後咧。

米嬤: 阿達達看到韓文擦得很長,擦指甲油,化妝 頭髮燙得繭繭的。一般的長輩看到這樣,都會想說這個。

米媽: 手。

米嬤: 不擋三寶才擦指甲。古時候都說手都不做才能擦指甲。我說糟糕了這個進來我不知道怎麼做,都是打扮美美的結果真是好家宅,我判斷,出跌破眼鏡。

米嬤: 很操會搭理, 會下懷, 會做事都還滿意啦。

米媽: 滿意。

米嬤: 對啊。

米媽: 那你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你才有比較。相信我,你有印象嗎?

米嬤: 相信你是從進來就會打理這邊的。

米媽: 那也是過了好幾年好不好。

米嬤: 其實是相信啦,我是相信媳婦的能力啦,只是個性上還不懂,因為剛進來我們都不是事先都已經很熟,是剛進來在兩個兩個就是在接觸的時候的那種個性上我們都互相。

米媽: 我們在磨手。

米嬤: 不是說很自然的那種相處,何況我也不是住在跟他們一起。

米媽: 沒有,你是後面,才搬過去。

米嬤: 對就是慢慢的時間。久了,大家都已經。

米媽: 比較了解。

米嬤: 個性上的優缺點。對呀,兩個反正我們就互相嘛。反正都是一家人再怎樣都是要大家都會推讓還是互相包容。

米嬤: 的話是比較好啦。你,如果這樣硬碰硬是吃虧的啦。

米媽: 你現在在跟所有的婆婆講嗎?

米嬤: 我不知道耶婆婆有沒有在聽啊。

米媽: 我的米粉有沒有婆婆。我的米粉有婆婆喔。

米嬤: 沒有啦。現在的婆婆也都很多都有像我一樣的想法。

米媽: 但我發現他們都也不會這麼直接去講耶。

米嬤: 對,有的是,因為想說嫁進來是人家的女兒,我們也是要疼嘛。

米嬤: 就是不是像自己的女兒可以說怎樣,很直接就保留那種那是人家女兒的寶貝。就是反而有一層那種。

米媽: 隔閡。

米嬤: 就是很自然的這樣表態出來。不要想那麼多講話就是不要太犀利,不聽也算了嘛。生氣也算了,不要放在那個心裡,不要有什麼心結仇恨,這樣不好。

米媽: 所以你的意思是說我們其實都打開了,所以你就現在很開心,所以你就覺得就放給我們了,然後你就可以出去玩了,去做自己。

米媽: 想要做的事情。

米嬤: 我差很多現在,這個時候不出去玩,是大笨蛋。

米媽: 其實我們一直很鼓勵。

米嬤: 機會從這裡開始的話。還有最難得就是給我一個機會,一個很健康的身體。你不出去玩?

米嬤: 真的是很笨。

米媽: 我們也很鼓勵你要多去,多去,走一走。

米嬤: 有時候我運氣真的很好,我身體真的是非常好,所以我很有自信可以出去玩總。不能都是玩嘛。

米嬤: 安排一年玩一個國家,就好了,也不會太累。

米媽: 人不要太貪。

米嬤: 不要一次把他玩完,因為後面的日子還很長。玩完就沒意思了。來要做什麼,就慢慢的也可以做別的事,不是要玩像這種花花草草。

米嬤: 整理一下也是運動,也是當作一種工作。

米媽: 而且摸那些土花花草草其實對你身體真的好。很多裡面有很多菌會從你的皮膚皮膚吸進去,就會保留。

米媽: 然後你身體就有多元的菌種。

米嬤: 還有一點小秘密。我看到拔草去拔,去弄就有一種興奮,很高興,就很過癮。

米嬤: 就是雜草這樣一拔起來弄得這樣子乾乾淨淨的就覺得好像很舒服,就是跟大自然接觸。那種感覺。

米媽: 你真的覺得心裡就很開心。

米嬤: 愛也沒有什麼雜練。一直都想要做,做。了滿身大汗,回來洗個澡。

米嬤: 哇好舒服啊所以。

米媽: 你現在其實做這些是開心的比你剛開始搬來花蓮做。

米嬤: 不會無聊,消磨時間,太無聊了。用這種來消磨時間是很好的,就當作娛樂。

米嬤: 娛樂吧,娛樂,不用花錢。啊,我這樣子健身啊。

米嬤: 對啊,就排汗啊,動一動,走一走,不知不覺這樣走來,走去,走來,走去,這樣子也沒有說很激烈的運動剛好這樣子做一點點。

米嬤: 太陽很大的時候我就進去休息了,就摸自己的事情室內的事情啊,摸狗啊哪裡整理房間啊弄自己吃的這樣子。

米嬤: 一天過得還蠻快的。

米媽: 那你這一次啊出國啊,你的心態是什麼?

米嬤: 現在就是也不是說很興奮啊就想說去看一看啊,走一走,看一看啊這樣子啊你就。

米媽: 想說反正有機會。

米嬤: 對啊,短程的。

米媽: 而且蠻方便。

米嬤: 輕鬆,舒服的對花蓮。如果有指導,我都會像泰國。

米媽: 之前有。

米嬤: 還有。韓國有。

米媽: 之前也有。

米嬤: 好像也有,就等因為方便,花蓮可以指導反正就這樣,人生就這樣。

米嬤: 有給我那麼好的身體的意義就是叫我要出去走從年輕、從懂事,童年也沒有童年也不是到處去玩,也沒有都在家裡。

米嬤: 這個明明中就安排後面給我很好的身體就是叫我出去走,一走,這樣人生就不會白來。

米媽: 我相信啦,我希望你這一次去你可以很安心的然後很開心的,但是也要記得平安這樣出去玩。

米嬤: 會啦。反正就要感謝我的媳婦可以照顧家裡動物、小孩都沒有讓我擔心。

米嬤: 就對了啦。不然以前啊要出去一下,就擔心,快點回來。

米嬤: 有動物啦,有什麼啦對不對,很多事啊,根本就不可能去外面的。

米媽: 我現在可以理解,因為真的自己有一個家,你這樣慢慢把它建立起來。我覺得這種擔心是會,我現在可以比較能理解你講的這個。

米嬤: 就是反正就這樣。啊,好啦,謝謝,謝謝韓文啦。

米媽: 好啦,好嗎,你一定要玩,得開心一點。

米嬤: 有啦,有啦,開心啦。

米媽: 我希望你後半輩子可以就是很輕鬆的出去玩,然後回來爸爸草這樣子,然後陪著Mocaccino一起。

米嬤: 玩對啊,跟一些。還有外面空氣啊,還有大自然啊,還有動物啊。

米媽: 我一直很相信Mocaccino交給你,你照顧你一定不會有痴呆,因為米爸一直超害怕就是你會有老人痴呆。

米嬤: 不會啊。

米媽: 有那種健忘症。

米嬤: 跟他玩,跟他講話。

米媽: 所以我相信你一定不會有這個問題,這樣子。好啦,那我們今天就到這裡囉 OK, 掰掰。

 


探索更多來自 MIRAMONTI米拉夢地|生活誌Buon Vivere 的內容

Subscribe to get the latest posts sent to your email.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