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字稿:

米媽: 從賣生活的民宿開始,我看見一百種家的樣子。你好, 我是今天的主持人。

米媽: 歡迎來到賣房間跟賣生活。今天很開心。我邀請到兩位來賓。

米媽: 第一位我就不想再繼續多介紹了,因為他就是米爸。第二位這位來賓,他現在正在刺青。

米爸: 所以聽到那個恩的聲音。那個是刺青的聲音,不是其他奇奇怪怪的東西。

米媽: 對, 然後,因為他現在正在躺著然後戴著耳麥,那我很開心。

米媽: 請到他。他是我們的阿賢哥,是嗎? 是要這樣講嗎?

米爸: 你跟大家說哈囉。

阿賢哥: 一下哈囉。

米爸: 這麼簡短。

米媽: 你的頭不用抬起來,沒有關係,因為是可以錄耳道,因為我怕你等一下一直抬起來講話,你的脖子會抽筋。

米爸: 等一下落枕。

米媽: 阿賢哥,我可以請你先自我介紹一下嗎,除了哈囉以外?

阿賢哥: 哈囉, 我叫阿賢。

米媽: 你是土生土長的花蓮人嗎?

阿賢哥: 沒錯。

米媽: 他好簡短喔。我要怎麼介紹。

米爸: 他該不會,就是句點王。

米爸: 沒有,他戴耳機,他那個會害羞。以前聽說阿賢在瑞穗對不對。

米爸: 然後後來多大才到花蓮市。

阿賢哥: 大概國中畢業。

米爸: 然後就上花蓮打拼,就對了。

阿賢哥: 上花蓮讀書。

米媽: 讀什麼科系?

阿賢哥: 氣修科。

米媽: 太有趣,點了,你趕快。

米爸: 這樣很難錄。得下去喔。

阿賢哥: 第一次上這種談話性節目,有點緊張。

米爸: 你的喇叭可以說你呢,這好像不是我認識的阿韓耶。

阿賢哥: 整個都不見了。

米爸: 會緊張喔,嗯。

米媽: 等一下我們的刺青師。

米爸: 他已經在旁邊笑爆了。他已經。

米媽: 刺,不下去了。

米爸: 他在旁邊笑爆了。

阿賢哥: 刺青師跑掉了。

米媽: 對,這樣不行。

米爸: 等一下,來你麥克風講一下,你說什麼。

阿賢哥: 你不要太冷靜。冷靜讓我不要笑。

米媽: 對,因為我突然我只能說我又被句點,要放手的問題。那,你現在刺青,刺得怎麼樣。

阿賢哥: 還蠻舒服的等待成果。

米爸: 等待成。你從早上刺到現在。大概刺多久。

阿賢哥: 大概四個小時。

米爸: 就一直這樣坐著。

阿賢哥: 對。

米爸: 那。

阿賢哥: 躺在這邊。

米爸: 五個小時了。那目前為止還滿意嗎。

阿賢哥: 滿意啊。

米爸: 因為只能說滿意。因為現在說不滿意的話就刺不完了。

阿賢哥: 也不能塗改了。

米爸: 不會痛嗎。

阿賢哥: 現在比較,不會。

米爸: 你是大概是刺哪個部位。

阿賢哥: 手臂。

米爸: 就是前手背對不對。

阿賢哥: 對。

米爸: 我們這樣看到是前手背。我們上一次在訪問的時候有談到就是說很多人會想刺,但是會怕痛或什麼的。

米爸: 就你這樣子刺前手背,刺了四個小時,五個小時都還是可以接受嗎?

阿賢哥: 可以 應該是說設計師比較厲害。

米媽: 你現在是故意。你現在是在。

米爸: 要趕快討好,他要討好。

阿賢哥: 他才會弄更好一點。

米爸: 要不然會刺歪。刺青師,俠,冤報復,刺歪。

米媽: 那你可以跟大家分享一下為什麼這一次你會想要刺爺爺的圖像在手上嗎?

阿賢哥: 因為畢竟他是我們的大家長,兩年前走了,所以把它當作是懷念。

米媽: 看到,上面有柚子的圖案。

阿賢哥: 對那

米媽: 旁邊是柚子花嗎。

阿賢哥: 對,因為爺爺本身是柚農。

米媽: 所以你從小就有在照顧柚子樹嗎?

阿賢哥: 幫忙, 沒有照顧。

米媽: 那你是怎麼幫忙?

阿賢哥: 就是灑肥料, 撿枝, 翻圖。

米爸: 會不會對這些事情很煩。

阿賢哥: 還好。一個禮拜,那個也不是每天啊,那個就是時間到了,才要做。

米媽: 時間到了,所以是一年內。這一些都要去被照顧,好嗎?

阿賢哥: 對 它有什麼時間要施肥,什麼時間要噴藥。它都有固定的時間。所以不是每天要工作。

阿賢哥: 我們也只有假日才回去幫忙。

米媽: 我們前年, 去年啦,我們去年才第一次去到你那一片空氣非常好的。

米爸: 我們可以直接講那個地方嗎可以啊, 鶴崗鶴崗,嗎 我沒說錯嗎?

米媽: 鶴崗很大。

米爸: 站在鶴崗上。

米媽: 我們第一次去你那邊,然後我真的一踏下去發現天啊, 那邊空氣超好的。

阿賢哥: 對啊, 它算,沒有什麼汙染。

米媽: 而且你們那邊其實超大,超大一片柚子樹。所以你是怎麼去施肥跟減脂?

阿賢哥: 一顆,一顆啊,一顆,一顆減, 一顆,一顆施。

米爸: 你是施法是不是。

阿賢哥: 都是要靠人工啊。

米媽: 但你那一天,兩天或一個禮拜沒有辦法去做完啊。

阿賢哥: 對啊。 所以爸爸,媽媽還有請工人幫忙,我們只是回去分擔一些瑣碎的工作。

阿賢哥: 不無小補。

米爸: 其實這個。喔,我記得我們從每一年跟阿恆他們加碼柚子的時候我會發現說其實,我發現他們這樣算第三代嗎。

米爸: 你們算第三代嗎?

阿賢哥: 算。

米爸: 算嗎?其實還蠻孝順的老人家。一講什麼他們就必須要回去。

阿賢哥: 對啊,畢竟家裡的。

米爸: 然後而且很團結喔,什麼弟弟啦,什麼媳婦,什麼全部都會。

米媽: 回去對,去年看到他們全部都在打什麼打球,打棒球。

阿賢哥: 打棒球,然後在。

米媽: 那邊爬柚子山然後丟柚子。

阿賢哥: 對啊,小朋友把柚子當球。

米爸: 然後再賣給客人。

阿賢哥: 喂,沒有啦。

米爸: 不行,不行,沒有啦。

阿賢哥: 賣給米爸。

米爸: 然後跟聽眾講說我們每一年都會買兩大袋。

米媽: 對啊,我跟米爸就是我們自從交往的時候,因為其實這位來賓阿憲哥是米爸的車友。

米媽: 那米爸完全就不知道他家有在賣柚子。為什麼我們會知道啊?

米爸: 反正好像也是聽到其他人訂嘛。

米媽: 好像是然後。

米爸: 我們就 欸。 沒想到,有。

米媽: 然後我們就買了然後結果我們當我們真的訂了阿憲哥家的柚子之後我們就從此就沒有再吃過其他間的柚子。

米爸: 其他間都不買了。我跟你講,我吃到那個不好吃的喔,有那種皮很厚的。

阿賢哥: 我跟你講

米爸: 我直接講你們家好吃的點好了啦,你們家那個是皮很薄,很好剝 對。

阿賢哥: 嗎對。

米爸: 然後肉也很嫩,很甜,汁很多 對不對然後幾乎沒有籽汁。

阿賢哥: 沒錯。

米爸: 而且我們剝柚子的時候,我們最討厭一個東西。是什麼,你知道嗎?

米爸: 你剝開之後,然後你每一片,每一片,這樣剝,對不對,然後它會柴柴的就是它會掉得到處都是你們家的不會你們家那一片剝下來。

米爸: 你用你的手掌這樣輕輕的給他摸一下。他會整片這樣掉下來。

米媽: 而且啊, 我們的米粉的客人啊,只要快要到中秋節的時候,他們也會帶柚子來。

米媽: 所以我們,這時候呢,我們最喜歡來柚子比。

米爸: 賽柚子PK對。

米媽: 看誰的柚子是最好吃,然後我們每次都贏。所以我們每次拿出去,我們都不會輸。

米爸: 對, 真的很厲害。有什麼訣竅嗎?

阿賢哥: 按部就班來。該做什麼,就做什麼。不要偷懶,不要去省一些肥料,錢啊,什麼的應該就也是。

阿賢哥: 要用心照顧啦,就像照顧小孩一樣。

米爸: 而且是老張嘛。對不對。我記得裡面全部都是老。

阿賢哥: 張,沒錯,你的。

米媽: 老張是,已經是幾年了。

阿賢哥: 大概二三十年。

米爸: 而且鶴崗好像是一般比較少人會去的地方對不對一般遊客或什麼的。

阿賢哥: 對 遊客會比較少。他們不會上去的。

米爸: 比較可惜啊,因為鶴崗那個位置在海岸山脈。

阿賢哥: 上面對。

米爸: 一般就是遊客直接走。

阿賢哥: 臺九線。

米爸: 就直接到瑞穗。那個什麼牧場,那些。

阿賢哥: 路邊有人賣,他們就會停在路邊,不會特別上山去。

米爸: 那,如果一般遊客要進去,可以嗎?

阿賢哥: 可以啊。

米爸: 你們會不會全村的人吧不會。

阿賢哥: 啦,他們是商機耶,因為我們也沒有在路邊賣,所以有個上來是OK的。

米媽: 但是每一次我發現你們很快也都被訂完了。

阿賢哥: 因為都有,像你們一樣,固定的客戶要寄送的啊, 自取的啊都有。

米爸: 所以量不多,對不對。

阿賢哥: 不多。啊, 算不多。

米爸: 跟其他的比起來算不多。

阿賢哥: 因為其他的很多都被大盤盤走了,所以他零賣的也沒有多少可以賣。我們家是都零賣,沒有大盤願意來。

米爸: 聽說很多麻豆的是跟賀剛買。

阿賢哥: 也不能這麼說啦,因為這個我們也沒有確定曾經有人這樣看過啦。就是說,從我們這邊出去的,這個柚子是用麻豆的箱子裝。

阿賢哥: 是有人這樣看過了?本人是沒有看過。

米爸: 都是聽,人家講。

阿賢哥: 其實麻豆柚子跟我們鶴崗柚子其實用看的就分辨,得出來。

米爸: 喔, 教一下。

阿賢哥: 麻豆 文旦。偏甜皮,比較細緻,剝開看其實都看得還滿明。

阿賢哥: 應該算是說懂的人就會知道是不是鶴崗的或者是麻豆的。應該都知道。

米媽: 那鶴崗的差異是什麼?也是皮薄。

米爸: 不是,不是。

阿賢哥: 我們比較會有一點帶酸麻豆是甜度,比較甜。

米爸: 你不要,因為是臺南,所以才這樣子講喔,臺南,連空氣都是甜的。

阿賢哥: 沒有 他們確實是比較甜有的人喜歡吃甜的。有的人喜歡吃鶴崗酸甜,酸甜的。

米爸: 有點像戀愛的味道這樣。

阿賢哥: 一路。太甜蜜也不好。

米爸: 哈哈哈哈。如果之後有人想要買或是訂鶴岡的,要怎麼處理?會比較好。

米媽: 這要問我們阿賢哥了。阿賢哥會留下什麼的方式?就像你現在躺著在背刺青,然後又可以打一下你們鶴岡的文旦。

阿賢哥: 打一下廣告。其實找得到米爸,應該就找得到。

米媽: 我欸,不要啦。

米爸: 抓兵的不行啦,我沒抽啊。還是說這些人,他們想要買鶴岡,他們都可以去鶴岡搜尋。

阿賢哥: 可以啦。

米媽: 還是是不。

米爸: 一定要買你們家的。

米媽: 你有什麼粉專嗎?還是你有加入LINE的帳號嗎?

阿賢哥: 目前沒有都。

米媽: 沒有那他們怎麼給你買?

米爸: 都首客。你現在目前賣的都是老客。

阿賢哥: 都是賣首客。

米爸: 吃感型的。

米媽: 對啊,因為也有客人會跟我們說欸,你們,如果要訂的話,順便幫他們預約,一起訂。

阿賢哥: 其實也可以。如果遇到這種情形,可以留下他們的地址。我們另外寄不一定要統一在這裡取貨還是什麼的。

米爸: 了解,了解。其實現在都算方便啦,但是要多早之前訂才會。

阿賢哥: 應該是說快採收,之前就可以預訂了。

米媽: 前一個月嗎。

阿賢哥: 都可以。

米媽: 因為我們都是前一個月然後開始跟阿仁說

阿賢哥: 我們要寄個袋。我們都大概大概白露的時候會在月曆上會有一個白露的日期。每年都不一樣。

阿賢哥: 對 節氣白露的節氣。

米爸: 我記得你說今年的柚子其實狀況不太好,對不對?

阿賢哥: 對 結果的狀況不太好。

米媽: 是跟地震有關嗎。

阿賢哥: 沒有 氣候變遷。像芒果也是一樣。

米爸: 芒果喔。

阿賢哥: 我們有車友種芒果,他們也是說結果,的情況,不是說很好,不會有這麼多啦。

米爸: 所以芒果今年價錢會高囉。

阿賢哥: 也有可能。

米爸: 現在就看,得出來。

阿賢哥: 囉,看,得出來啊。

米爸: 這麼早,就看,得出來。它已經在開花。

阿賢哥: 這樣對啊。他們受粉。的狀況不好。

米媽: 所以今年文旦可能也沒有到那麼多產量。

阿賢哥: 也有可能。

米爸: 那我今年先跟你叫兩個大麻旦。

阿賢哥: 這麼快。

米爸: 每一年都一定聽說他們那個瑞穗那邊會拿那個柚子花去做茶。對不對。

阿賢哥: 就都有吧,做精油做。

米爸: 精。

阿賢哥: 油也可以。

米爸: 花拿去做成茶,那就沒有結果。

阿賢哥: 啦。對啊,不會有人拿花啦。應該是說拿柚子皮。

米爸: 不是啊。他們不是什麼。

米媽: 對啊,他們有那種柚子,花蜜,香紅茶。

阿賢哥: 有的是專門種。

米爸: 給做茶的。

米媽: 所以他就是種茶,然後就不會讓它結。

阿賢哥: 果對我們柚農不可能把花拿去摘。

米爸: 下來。對啊,弄。

阿賢哥: 茶,那就沒柚子。

米爸: 了對啊。

阿賢哥: 對應該是說有專門種柚子花的花農還是什麼之類的。

米媽: 那你們自己會把柚子花來泡茶嗎?

阿賢哥: 不會,

阿賢哥: 因為那個應該是要另外處理過吧。不可能,摘了就泡,因為它本身花的上面也是會有。

米爸: 一些刺。

阿賢哥: 菌。一些對。

米爸: 蟲什麼。

阿賢哥: 的對。

米媽: 我想要知道,因為你現在講話有特別的,那種停頓點是因為會有麻麻刺刺的,所以你會停一下嗎。

阿賢哥: 是緊張,加麻。

米爸: 心裡在一堆,一堆,一堆這樣子哈哈哈哈那你要不要。趁這個時候順便介紹一下那個瑞穗的有沒有一些什麼特殊的東西值得讓大家能夠去走一走。

米爸: 比如說,像我覺得鶴崗其實真的還不錯。而且那個鶴崗算是一個很冷門的點,因為遊客不會過去。

米爸: 所以如果有去的話,我是還蠻推的,但不知道去鶴崗哪裡走。

米媽: 他們就去爬柚子山,就好了。

阿賢哥: 當然還是建議在採收的時候也是不建議上山,因為那個鐵牛車太多了,都開蠻快的。

米爸: 鐵牛車開蠻快的。

阿賢哥: 他們要趕著採收。大家都要用腳踏車,都開蠻快的。

米媽: 你想說用飆的是不是?

阿賢哥: 對對對。

米爸: 每個都騰雲拓海,然後那個柚子都不會飛出去。

阿賢哥: 嗯, 沒錯。

米爸: 那瑞穗呢,你介紹一下瑞穗啊。

阿賢哥: 瑞穗也去泡溫泉,你。

米爸: 都去哪一間。

阿賢哥: 我都去湖野。

米爸: 這個沒有業配喔。

米媽: 對 這沒有業配。

阿賢哥: 純屬個人喜愛。

米媽: 那你只要回去瑞穗就會去虎爺,嗎?還是你已經很久沒去了?

阿賢哥: 已經很久沒去了瑞穗牧場。也可以去走走。

米爸: 但我們兩個比較常去急症,如果去的話。

米媽: 而且我們也比較推大家去急。

阿賢哥: 症。真的喔因為。

米媽: 瑞穗人很多啊。然後就一堆乳牛。

阿賢哥: 對。

米爸: 都觀光客這樣。然後急症的話人比較少,而且奶油比較好喝。

阿賢哥: 真的嗎。

米媽: 等一下 你是說奶還是奶酪。等一下 你好,好的講話。

米爸: 奶。

阿賢哥: 是你自己擠的嗎。

米爸: 哈哈哈哈,我是真的覺得他滷製品比較好。

米媽: 你為什麼不說鮮奶,你一定要說奶。

米爸: 奶滷製品。好不好,我講滷製品。夠文言了吧。

阿賢哥: 飯粥不行。

米媽: 我們上次飯粥飯一次。

米爸: 對。現在飯粥變成滑水囉。

米媽: 對完全,他不是讓你在飯。我覺得是被拖著。

阿賢哥: 應該是被快艇拉著,拖著吧,因為他水比較少。

米媽: 蛤是水比較少嗎?還是安全?

阿賢哥: 沒飯粥過。

米爸: 但你有飯過太歲。

阿賢哥: 飯太歲每年都。

米爸: 喂好啦。

阿賢哥: 應該是說水比較少。以前急流的時候根本不需要快艇去拉還什麼。

米爸: 他,如果不拉的話,整個時間會拖很長。

米媽: 因為被拉。所以是一天的時間。

阿賢哥: 差不多。

米爸: 我記得好像到三點結束。

阿賢哥: 你們中午會在一個叫奇美部落對對。

米爸: 對對對,沒錯,沒錯。

阿賢哥: 會在那邊玩耍,因為我初戀就在那邊。

米媽: 真的假的你的初戀。

米爸: 這個我有興趣聽。

米媽: 我也想要聽一下,因為很難得聽到阿賢哥講他有初戀。

阿賢哥: 萬一我老婆有在聽的話。

米媽: 我覺得她不會啦。

米爸: 我周遭認識那麼多賢哥。不,一定是這個賢他。老婆不會知道是哪一個。

米媽: 但忠祐哥就只有一個。然後最近來米拉夢迪刺青的也只有一個。

米爸: 馬上被抓,包這樣子。

阿賢哥: 回去要跪。

米爸: 了。不錯啦。瑞穗是一個好地方,值得大家能夠去走一走。

阿賢哥: 對啦, 吃個肉粽。

米爸: 肉,粽, 土媽媽喔。

阿賢哥: 可是我不吃土媽媽。

米媽: 那你吃哪一間我。

阿賢哥: 吃夜媽媽。

米爸: 蛤, 你是講真的嗎?沒錯, 不是喇叭菜的喔。

阿賢哥: 認真的, 認真的。

米爸: 夜。媽媽喔,欸 偷偷講一下在哪裡小聲一點講。

阿賢哥: 可是它不好。買喔不好。

米爸: 買。

阿賢哥: 它賣一,兩個小時,就賣光了。

米爸: 這麼強喔。它是為什麼好吃,你為什麼會選它。

阿賢哥: 在地人都吃夜媽媽。

米爸: 喔, 原來是這樣。

阿賢哥: 有比較過啦。

米媽: 所以你有吃過土,媽媽也有吃過夜媽。

阿賢哥: 媽對。

米媽: 他們比較偏南部粽還是北部粽?

阿賢哥: 這怎麼分?就是跟那個油飯的樣子是一樣。

米爸: 那是什麼。

米媽: 偏北部。

米爸: 油飯的是北部。

阿賢哥: 南部種是年年。

米爸: 年年然後只有那個花生然後飯白白。

阿賢哥: 這樣對。那就是北部種。

米媽: 但我跟你講,跟你分享一下我們這邊豐田有一個九十幾歲的阿嬤,然後他這邊包肉種。

米媽: 也很厲害。

阿賢哥: 真的。

米媽: 對他。

米爸: 去問之後他連葉子都自己種。

米媽: 他葉子自己種。

阿賢哥: 是喔,等一下,可以偷偷的看下來。

米爸: 好,沒問題,但那個阿嬤有點,因為年紀很大。

米媽: 對他有點大他。

米爸: 可能不太會包太大量。

米媽: 因為他之前聽說他都是包幾百顆然後送到北部去。

米爸: 所以不能讓太多。

米媽: 聽。

米爸: 眾知道。

米媽: 因為我去年好不容易跟這些在地媽媽然後認識這邊阿公,阿嬤,然後探聽到這個很厲害的阿嬤然後我就走進去。

米媽: 我其實有跟他先訂結果我隔了一個我是前一個月去跟他訂給我。後一個月我要去拿的時候他忘記我了,我整個傻眼想說天啊,完,蛋不行,我一定要吃到我說那不然這樣子好了,你給我兩顆,我給你買兩顆,對?

米媽: 所以他真的給我兩顆然後我們一吃回來還蠻驚艷的,因為它是新鮮的葉子然後很香。

米爸: 真的你那個不用加什麼醬油膏,什麼的,都不用。

阿賢哥: 應該是說不用它。那葉子是沒曬乾的現摘的。

米媽: 對。它是現摘的對對對然後還有就是它的那個菜脯是他們自己種的蘿蔔,然後自己曬,然後自己採的。

阿賢哥: 很厲害對。

米媽: 因為我最近又去跟阿嬤就是聊一下天。然後跟她說阿嬤,我可以訂20顆嗎?

米媽: 這樣我就說但妳一定要記得,我這樣子。然後我才知道原來她的料也都是自己種,自己曬, 自己炒。

米媽: 我覺得還滿。我覺得現在已經很少能吃到這樣子的種子。

阿賢哥: 像我們,葉媽媽也是一樣。她現在量也越來越少,因為沒有接班人。

米媽: 我現在都有這個問題。你講到接班人你兒子他們會接你們的幼稚樹嗎?

米爸: 應該是他先回去接。

阿賢哥: 他一直。

米媽: 都在接,不是嗎?

阿賢哥: 沒有, 我們只是輔助。

米爸: 我們輔。

阿賢哥: 助。連我自己都會不會去救,都不知道。

米爸: 你自己這樣子花蓮長大對於這種接班啊, 傳承啊, 這種應該感受比較深吧。

阿賢哥: 因為其實柚子是節慶的水果。它不見得每個人都一定要吃。所以柚農越來越難做。它也不能外銷。

米爸: 為什麼?為什麼不能外銷?

阿賢哥: 它那個農藥的標準好像超過了,可是聽說,今年好像又可以外銷。

米爸: 以前有外銷過。

阿賢哥: 是不是有。

米爸: 以前有外銷過。

阿賢哥: 它現在賣也不好,賣對價錢也拉不起來。它不像我們一般水果,蘋果再貴還是有人買柚子貴不見得要買。

阿賢哥: 而且它只有中秋節才要吃的看月亮剝柚子有的人就不剝,不買。

米媽: 不剝有。 我有聽到很多都不剝要等人家剝好。

阿賢哥: 剝好。

米爸: 你每次都是,我剝給你。

米媽: 吃。我哪有你。每次都現你多會剝,好嗎?

米爸: 是真的還蠻會剝的。沒有啦,你的柚子好剝啦。

阿賢哥: 下次我幫你剝好,再拿來給你。

米爸: 可是柚子對身體的一些狀況還不錯啊,就是助消化。

阿賢哥: 助消化啦,對啊。

米爸: 我每一年到那個時候都是最順的。

阿賢哥: 而且最瘦的時候。

米爸: 最瘦的時候聽他這樣一講蘋果,大家還是會買,但柚子不會。

米媽: 可是柚子的它有季節性啊。

阿賢哥: 對它就。

米媽: 一年就長,那一次而已。

米爸: 那跟西瓜不是也一樣?

阿賢哥: 西瓜產季比較早而且接收度西瓜好像也比較多人接受因為退夥。

米爸: 對。

阿賢哥: 冰的柚子沒有人冰。

米爸: 也是,但柚子它可以做很多其他的我有一個義大利的朋友。他每一年都會拿柚子去做柚子酒。

米爸: 他自己做的柚子酒。

阿賢哥: 做精油。洗碗精。

米爸: 洗碗精。對對對。這個是那個啦,那個什麼生活智慧王有的時候我們那個家裡面這個打岔一下。

米媽: 你講喔。

米爸: 家裡面,如果有那個什麼麥克筆對不對還是一些什麼圖,就是小孩子可能畫到的東西,用那個柚子皮。

阿賢哥: 好主意。 這個我還不知道。

米爸: 欸, 你不知道嗎,真的,真的或是有些髒髒的喔,你用那個柚子皮,就很容易擦,得掉。

米媽: 但你有試過嗎。

米爸: 我有試過啊我們。

米媽: 上次有試過一次,不是嗎?然後我們擦很久。都擦,不掉。

米爸: 後來發現是白柏士加柚子。啦,沒有啦 柚子皮是真的有效?啦,真的啦。

米爸: 你問很多。

米媽: 有啦。 我上次有看過他拿你的柚子皮來清鍋子平底鍋。他在保養平底鍋。

阿賢哥: 嗯,哼,除臭,好像也可以吧。

米爸: 對。

阿賢哥: 放在冰箱。 柚子皮放冰箱。

米爸: 撥一撥。放鞋子裡面。

阿賢哥: 就會不會。

米爸: 哈哈哈哈。

阿賢哥: 他說爛掉,都不知道。

米爸: 哈哈哈哈,放鞋子裡面不錯啦。 當然還是鼓勵大家能夠多支持一下大家,臺灣的那種。

米媽: 在地小農。

阿賢哥: 對啊,小龍,都快活,不下去了。

米爸: 其實傳承是真的很重要的問題要不然之後沒有人要做。

米媽: 對啊, 誰要幫他去修?而且你說採完柚子,還要幫柚子樹做月子。

米媽: 你那時候講的。

米爸: 對對,對。 這個很重要。

阿賢哥: 對啊, 因為就像我們人生。小孩玩意思是一樣。你把他摘了那麼多柚子下來,他算很受傷。

米爸: 然後要趕快放肥。

阿賢哥: 對, 也是時間看什麼時候該施肥。

米媽: 那你們有遇過柚子樹生病。

阿賢哥: 嗎。有啊那。

米媽: 你們要怎麼幫他醫?

阿賢哥: 沒醫啊。

米爸: 砍,掉喔。

阿賢哥: 對啊。

米爸: 要不然他會傳染。

阿賢哥: 他只要一生病就幾乎都沒救了。他就會枯掉了。

米爸: 我知道是什麼原因了。

阿賢哥: 應該說我們臺語說的百長。

米媽: 那是什麼意思?

阿賢哥: 百長的意思就是畸形。它長出來的柚子就是都很奇怪。

米媽: 你們有試過嗎? 有看過?

阿賢哥: 有啊。

米媽: 有。

阿賢哥: 它長出來。的柚子就跟蘋果一樣大。

米爸: 和福色的柚子。

阿賢哥: 反正它也不會綠綠的,反正它就是,你一看就知道它是生病的哦。

米爸: 然後就把那顆,就整個砍掉。

阿賢哥: MBC 뉴스 김재경입니다。

米爸: 因為像我們家很奇怪。我們家有個地方,種那個圍籬,用那個春布朗。

米爸: 春布朗已經是最好種的東西了,但是它有一區就是那一段一直死。你怎麼種,怎麼死。

米爸: 我就覺得很神奇,不知道為什麼它。

阿賢哥: 會不會。跟種菜一樣。要修根,種菜種一兩年,它也是。

阿賢哥: 要翻土,要翻過,會不會是說。

米爸: 停一陣子,再給它種。

阿賢哥: 會不會。是說土壤有問題。

米爸: 應該是其實土壤是很重要的。

阿賢哥: 對啊,因為我們每年這樣施肥。

米媽: 你們每年施肥,你們還會怎麼去翻動你的土壤?

阿賢哥: 原則上是不用翻。

米媽: 動,就不用,就只是撒肥。

阿賢哥: 這樣對樹的下面都是它的根,它會自行去吸。

米爸: 收那個肥。其實分得很細。

阿賢哥: 有什麼斷片狀對不對。它有分很多種。什麼時候該用什麼肥?什麼時候該用什麼肥?

米媽: 那你可以很明確的跟我講什麼季節他要施什麼樣的肥嗎?

米爸: 你不要趁這時候偷學。

米媽: 我要知道一下了解。不然你知道嗎,我婆婆後面有種一棵柚子樹然後呢,她每次都一直在等他就是結果。

米媽: 但我們都會說那不好是因為你都沒有施肥。然後結果,呢,他很,他耍了一個小聰明。

米媽: 他請隔壁的阿婆幫他施肥。但隔壁的阿婆就施那一次而已跟我們講說欸,我跟你講,今年我的柚子有施肥。

米媽: 喔,應該很好吃。

米爸: 結果摘下來超難吃的好不好,那個皮厚得比手指頭還厚。

米媽: 對很難切。

阿賢哥: 其實我也不知道他要用什麼肥,因為都是家裡人準備什麼肥,我們吃什麼肥。

米媽: 我都不知道。

阿賢哥: 不然就是下次我們施肥的時候路過米家,順便帶一些上來吃。

米媽: 我們就那一顆而已。

阿賢哥: 其實那也是要修啦。

米媽: 你那時候說要把。

阿賢哥: 你仔細看那個樹枝,它只要是直直往上長的,不是垂下來轉彎的直直往上長的,都要去掉。

米媽: 為什麼嗎。

阿賢哥: 因為它不會生柚子花,它不會結果,它只會吃你的肥料而已。

米爸: 吃陰。

阿賢哥: 陽對。所以你只要看那個數字,是直直往上走,就把它拒掉。

米爸: 所以其實這些真的都是很辛苦,還有一些農民的智慧,那我們今天是不是要非常感謝一下。

米媽: 阿恆。對啊,很謝謝阿恆。他在刺青的同時還可以躺著對著麥克風跟我講話。

米媽: 其實我一直很擔心你。我發現你還是時不時會有把頭抬起來。我怕你抽筋,然後這邊會很痛。

阿賢哥: 不太習慣。 第一次。

米爸: 其實我們這樣子幫你分散注意力。你的手是不是就更不痛了?

阿賢哥: 我已經忘記我右手在幹嘛了。沒感覺我很。

米媽: 期待,等一下,看到你的成品。

阿賢哥: OK.

米媽: 好啦, 謝謝阿賢哥,

米媽: Bye。

米爸: Bye.

米媽: Bye.

米爸: Bye.

探索更多來自 MIRAMONTI米拉夢地|生活誌Buon Vivere 的內容

立即訂閱即可持續閱讀,還能取得所有封存文章。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