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字稿:

米媽: 從賣生活的民宿開始,我看見一百種家的樣子。你好,我是牧場女主人,米媽。
米媽: 歡迎來到賣房間跟賣生活,米粉回娘家。
米粉: 愛你呀,他的眼光,他的眼光好似,好似星之花光。
米爸: 痛,的痛。
米媽: 所以這樣。就有聽到嗎?
米粉: 有啊,好老米。
米爸: 大家好。
米粉: 大家好這裡。
米爸: 是你媽,不是米媽。
米媽: 好了,我要開場了。
米爸: 不是你開場,是我開場。
米媽: 是你開場嗎?
米爸: 對啊,今天是我開場。
米媽: 等一下嗎。
米粉: 我是你。
米爸: 啊,不是啦。
米媽: 算了。你等一下,你不要每次都這樣。我每次在開場他都在亂,所以每一集都沒有。
米媽: 他好啊, 重來一次欸。哈囉大家,你們好謝謝你們收聽米拉夢的賣房間跟賣生活。
米媽: 我今天呢請到了兩位來賓。第一位呢就是大家很熟悉的米爸。你可以跟大家打聲招呼。
米爸: 我想一下我要怎麼打招呼。
米媽: 第二位來賓呢,他比較特別一點。他,除了是我們米粉之外,他其實是第一個幫我刺青的刺青師,也是我婆婆的刺青師。
米媽: 他現在跟我比。他不是沒有。你其實是啊在這邊,在肚子這邊。
米媽: 這其實是我第一個刺青。
米爸: 我們交往的時候帶過去。
米粉: 啊,我忘記了太久了。我都只看到圖。我才記得是誰。
米媽: 還要看到圖喔,那麼私密的地方,拉下來。好啦,那,大家現在都知道這位親師現在在我旁邊。
米媽: 那,因為這一次啊,他來也是幫米爸吃了他心中最愛的狗,狗 Maloney.
米爸: 沒有最愛了昨。
米媽: 天我放,一放,大家都說哇,這是真愛。
米爸: 你昨天放的時候不是。有人說他也想吃Maloney.
米媽: 對啊,我們有一位住客。他非常愛Maloney.
米粉: 真的嗎。
米媽: 對對對,他超愛Maloney的。所以他就說,他也蠻想要吃Maloney的。
米媽: 我說你可以回去跟你老婆談一下。
米粉: 被罵了吃別人家的狗。到底是什麼想法。
米媽: 好啦,那我覺得你可以先簡單的,先跟大家自我介紹一下,因為我記得我第一次給你刺青的時候你那時候你的專職還不是刺青師而是一位。
米爸: 料理職人。
米粉: 對。 那個是中間家裡開餐廳,所以離開了刺青行業一段時間然後在其實在之前也是全職刺青師。
米媽: 之前是全職刺青師。
米粉: 對 在開餐廳。之前是全職刺青師,沒錯。家人要開餐廳然後就中間大概間斷了五六年吧。
米粉: 有一些熟客還是會先約好,再處理這樣有空的話。
米爸: 我們那個時候就是在他開餐廳。
米粉: 的上去,在餐廳的樓上。
米媽: 你知道,那時候我們就決定,我們兩個要刺青。然後呢,他就跟我說我跟你講喔,我有一個朋友就是,他很厲害,帶我去那邊。
米媽: 我說,他不是開餐廳嗎。
米爸: 這個刺青師是我們的高中同學。那我們高中反正功課也不好。然後,所以,後來大家都誤入歧途。
米爸: 所以他去做刺青師。人生就比較肥累。
米粉: 哈哈哈哈,米媽整個傻對。
米媽: 我覺得。
米粉: 哈哈哈哈。
米媽: 因為他這樣講害。我是想說要怎麼接?
米粉: 呃,我身為他的高中同學就這樣子我跟你講,我已經習慣了他。
米粉: 反正他講話就沒有任何,沒有邏輯可言。
米爸: 講幹話。
米粉: 對,就講幹話。
米媽: 你不能講這個字,這樣我就要剪掉。
米粉: 喔,把場面。
米爸: 你就逼呀,講逼,話這樣。
米媽: 那你要幫我升級一下我的配備。
米爸: 就消音啊。
米粉: 把場面高冷是他的專長。
米媽: 然後也會來跟其他的米粉來強調說他以前都是那種很不愛讀書的這樣。
米粉: 沒有啊。我很愛讀書,我跟他不一樣。
米媽: 好啦, 我覺得我們還是拉回來就是刺青那到後面。你怎麼就是會轉回來變成專業的刺青職人。
米粉: 很簡單, 因為店倒了。
米媽: 喔, 好直接。
米粉: 喔,不是, 因為因為開了三家店嘛本來生意不錯,然後就是前三年很順遂,然後你就希望在短期之內達到自己的目標,然後後面就是整個經濟局勢真的很差,那就沒有辦法。
米粉: 所以就趕快收一收。我覺得緣分也就結束了。對菜市場的緣分已經結束了。
米爸: 那時候店開在哪裡?
米粉: 那時候店開在西門,公館跟中山區。
米爸: 喔, 現在最夯的中山區。現在中山區夯起來了。
米粉: 也沒有啦。沒有夯去哪,沒有夯去哪。
米媽: 對啊,你那時候你在就慢慢把這些店收,但是因為你中間你還是有繼續就是算是part time-做刺青。
米媽: 所以其實這刺青你是沒有間斷過的。
米粉: 對啊,真的要講的話,不能講說間斷了,但中間有一段時間變成主業,變成產業,然後結束了之後。
米粉: 這當然是希望,自己可以好好回到這個產業這樣子今年也第五年了吧,第四年還第五年我也忘了。
米媽: 你都沒有放棄刺青這一塊,因為我其實有聽到我很多的米粉他們可能以前做的職業其實是他擅長的,但可能就像你講的可能不賺錢。
米媽: 他必須要先生存嘛。所以呢他就把他這一個,他很想做的職業給擱著了,然後真的後面他就沒有再繼續下去。
米粉: 我反而是相反欸。我覺得中間離開做餐飲是不賺錢的呵呵,呵,對, 然後刺青本來對我來講是輕鬆跟專業的工作這樣。
米媽: 所以你其實在刺青的過程中你是還蠻enjoy在裡面的嗎。
米粉: 對啊, 我覺得刺青是一個對。我來講,是一個很重要的工作。
米粉: 不能輕忽的工作。
米媽: 記得我在IG上面就是米爸都會給我看說欸,你看, 你又幫人家改圖了然後原本的圖的風格,然後你就會寫一段很有趣的故事你要不要分享一下其中一個。
米粉: 有趣的故事有很多啊,像改圖的例子。最明顯的就是
米媽: 米爸,你還記得哪一張喔,因為我記得你上次講的那個。
米粉: 好像魚腿。那一張,那個要去我的IG看我的IG是。
米媽: 你的IG我放在這一集的本集節目的連結中。
米粉: 對對,對我的IG支持刺青工作室然後它裡面有一個很好笑的就是他本來是胸口很年輕的時候,一個男生胸口很年輕的時候,給人家四針亂刺然後刺了一個女生的臉大概長心大了男生的長心大大概15×15公分吧。
米粉: 然後那個臉超級恐怖。他一開始傳LINE的照片給我看的時候我還遮住手機,我嚇一跳。
米粉: 你知道就就很像。你開電腦螢幕然後突然有那個以前不是有一個螢幕,才是突然有一個。
米粉: 對,我整個嚇一跳。我說哇靠,這什麼東西啊,真的,我沒有騙你。
米粉: 然後後來,因為這邊沒有辦法給,沒有辦法給看到圖片。所以我用形容。
米粉: 我跟你講那個那個,那個女鬼的臉就很像咒怨裡面那個小孩子長大。
米爸: 那個是什麼俊雄是不是?
米粉: 對。
米爸: 然後俊雄。
米粉: 對對對就是咒怨裡面。那個白白色臉,那個小孩子長大了然後是女的,就這樣,就這麼恐怖,真的很恐怖。
米粉: 然後後來花了大概一年的時間才幫他改好,然後整個胸口然後包含右手臂,改成傳統的扮甲這樣子,然後改成花跟鯉魚。
米粉: 然後那個客人本來一開始都說啊,我跟你講,我不會再刺了啦。對,這個沒有什麼期望,你知道嗎?
米粉: 他覺得在他的腦海裡面,他覺得這東西不可能蓋好。
米媽: 你有沒有問過他說為什麼他會找到你那他在這中間。他一定有去找過其他的刺青師。
米粉: 有。然後那是但是他的女朋友是我的客人。然後他們兩個交往之後他就可能想說來問問,看這樣子。
米粉: 然後他一開始我就跟你講。他一直講說啊,就隨便蓋一蓋,就好了。
米粉: 反正他一直覺得這東西蓋不好,不可能從這麼醜的圖變成一個很漂亮的結果。然後所以他一直講說啊,我以後不會再刺了,因為他很後悔這個決定。
米粉: 然後最後最好笑的是,我等到全部改完。之後他,兩年後會來找欸,不好意思,我要包,繼續包下來。
米爸: 繼續保守。
米粉: 我跟你講刺青真的可以改變一個人對自己的態度。真的,因為他以前他去海邊都不敢脫衣服。
米粉: 他也不想要把這個刺青露出來。真的喔。
米爸: 怕嚇到人。
米粉: 真的他覺得很丟臉,真的很丟臉。我要是有這個女管。我也覺得
米爸: 我也是。
米粉: 好不好對。真的很丟臉。
米媽: 你不會,因為看到哇,這個圖很難去調整然後而去拒絕說欸,這個我可能沒有辦法,但我發現你反而是就是你會願意去嘗試然後幫他去修改就像是你想說幫他調整一下他的人生的心態。
米粉: 我覺得啦,我抱著慈悲為懷的心去做改圖這個工作呵呵呵真的,因為很多客人的圖是被那些很不負責任或者技術非常不純熟態度很糟糕的事情是做出來的那其實他們要背這樣的圖要一輩子其實是很可憐的事情。
米粉: 甚至還有女神對,真的,我其實裡面有很多改圖的範例。如果大家有興趣的話,可以。
米爸: 就上IG去看。
米粉: IG甚至訊息,我可以給你講說哪幾張圖的原圖是長,什麼樣子到底有多醜,有多好笑對。
米粉: 那真的不是開玩笑的事情。很多很好笑的。
米爸: 我每次看你來,我看你回來米拉夢蒂,然後都分享那個很好笑的改圖。我都快笑死了。
米媽: 最後啦,那張印象深刻因為我覺得米爸那時候講的超好笑。我們真的是一路笑到尾。
米粉: 為什麼講了什麼。
米爸: 其實我忘記了。
米媽: 你忘記了。
米爸: 各位聽眾,我跟你講米爸,其實有那個,過了就忘了的那種特性。
米粉: 這叫,這叫老人痴呆,好不好。
米媽: 對,所以他活得很開心。
米粉: 哈哈哈哈,就很多很好笑的啦。我有遇過又可以講新三色。
米媽: 的嗎?可以,你可以講,我有。
米粉: 遇過客人體味很重的。
米媽: 體味很重?
米粉: 跟尿味有關係。我吃到一半。就聞到了而且是女生。
米媽: 然後你就沒辦法吃。
米粉: 了,是這樣嗎?沒有,我就幫他蓋毯子。
米粉: 哈哈哈哈哈哈,對阿, 突然跳出來。對阿, 這很多很有趣的故事啦,也有。
米媽: 有沒有就是情侶去刺然後就分手,然後回來,就趕快清理。立馬改圖。
米粉: 早期有。反正就男方刺了女方的名字吧,然後女方並沒有刺男方的名字。
米爸: 哈哈哈哈。
米媽: 刺青跟人生還有一些生活的階段性就是可能你早期刺青遇到的客人跟中期遇到的客人就是因為你中期我覺得好像感覺都是在幫客人去修圖,改圖然後到現在,因為你之前有跟我說有一些客人會給你包上局部的一個部分,然後你們就花一些時間。
米粉: 其實我都會花同樣的時間跟行李的在討論。不光是以前啦,當然最早期,剛學習的時候。
米粉: 那個不講。那個時候純粹就只是為了要累積經驗而已。對,那時候你甚至沒有足夠的能力去好好的,為一張大圖做佈局。
米粉: 總是會有一些些不足的地方。
米媽: 跟你現在可能年紀跟經歷到了,所以你覺得你現在刺青的純熟度跟。
米粉: 喔,那一定的啦那個。我覺得大概三年,五年是一個門檻,這樣你就會有一個本質上的躍進。
米粉: 這樣講,好了,在技術層面上會有,只要你有一直在做,一直在思考,說現在的技術是怎麼樣啊,或者是比較其他人的圖,因為我的朋友,同行的都是業界最強的。
米粉: 我老實講我不敢說我是最強的。我認識的那些刺青師都是臺灣最強的人。各有各的專長,什麼人像刺青啊寵物肖像啊,然後黑白寫實啊傳統啊反正你想得到各種風格。
米粉: 我都知道在臺灣甚至亞洲區的佼佼者。
米爸: 那你自己本身有沒有什麼比如說偏向哪一個方向?
米粉: 這個部分對啊。
米媽: 你的刺青定位是。
米粉: 我的定位就是我想要當一個萬能的刺青師。
米媽: 萬能的刺青對。
米粉: 我不喜歡限制,我自己發展。
米爸: 風格不要。
米媽: 被侷限。
米粉: 什麼名次的?
米爸: 有些人喜歡什麼。
米粉: 對那我,因為我覺得刺青是很私人的東西。所以我希望達成的是我完成的是客戶滿意的事情。
米粉: 尤其是像有一些改圖好了,拿改圖來講好了改圖又有改圖上的限制它可能不見得適合改成某一些東西。
米爸: 所以這是一種挑戰。
米粉: 對對對,改圖對我來講,我就講那是第一個是我不喜歡看著客人身上有不好看的圖。
米粉: 他又很難過,雖然說改圖是一種psyche.很多事情是不接改圖。
米爸: 你就抱著慈悲心了。
米粉: 是不是對,也不是慈悲心了,就覺得就。
米爸: 邊改然後。
米粉: 如果你設設的處地替他想的話,你就會覺得他真的很可憐。
米媽: 他真的很。
米粉: 對,就是客人其實像我講那個,我剛剛講說那個女鬼頭的客人改完。之後他說他後面真的他都把衣服,因為他的朋友開始稱讚他的事情對 他,對刺青的態度就完全不同了。
米粉: 所以他在兩年後才跟我說我要繼續抱下去,我要把整隻手都抱完。
米爸: 我自己發現其實還蠻多人想要刺青,但是他們其實都會不好跨出那一步。比如說可能會怕刺了被人家認為說是壞孩子。
米爸: 或是說他可能想很久不知道有什麼圖。或是說他可能覺得好貴。還是說就是說這些東西要怎麼建議各位現場的朋友,就是說要怎麼去跨出那一步。
米粉: 我覺得不用跨出那一步。啊,你做不到,就做不到。
米粉: 我從來不會強迫我的客人說。
米爸: 他很想啊,但是他又你知道這個。
米粉: 東西就是這樣。耐心次於想而已。真正,你會做的事情,你不會去想。
米爸: 人生要突破。他就會去做。
米媽: 刺青,還是要有點衝。
米粉: 動。我覺得喔,那是另外一類人。那樣的人會變成我刺什麼都OK,他也不會後悔。
米粉: 帥,就完事了。好看,就完事了。
米粉: 我喜歡,就完事了。
米爸: 因為很多人是怕,說我一直想然後我怕我刺了之後又反悔。你知道,很多這種人三心二。
米粉: 意很多啊。那我會跟他講說其實你對你根本沒有準備。好,要刺青,你就不用想。
米媽: 那你有現場,有去回絕過客人嗎,因為你覺得他三心二意。
米粉: 有啊,對啊。我說,你還沒有想,好,你就再等。
米爸: 吧,應該很多我。
米粉: 不會去喜客人。其實我很不喜歡喜客人。你知道,所有的東西都要有這種業務性質,尤其你要收費。
米粉: 但是我刺青這件事情上。我完全不喜客人。我甚至會跟他講說沒有,你想清楚,再來找我。
米粉: 如果今天我理解這個客人像我有好幾個客人就是欸,今天我刺什麼 OK啊, 隨便你知道,真的就是他很隨便過來欸 志哥, 你這邊有什麼圖還是現場畫一畫。
米粉: 我弄個畫, 你現場畫一畫,好, 然後就吃了,就這麼隨便。
米爸: 蛤?
米粉: 真的就這麼。隨便他就說 反正你就把我手包起來,就對了,他就是隨便到豁達到他不能講說。
米粉: 隨便他豁達到說我覺得你要吃什麼,我都OK對這樣的客人。他今天想要臨時吃什麼或什麼,我不會趕他走,因為我知道他不會hold.
米媽: 也是很多人就會突然就是走進來,就是直接給你吃。
米粉: 要看,我認不認識他,不認識他的話,我會問你知道,其實人還是有那種他真的,如果很豁達的話他進來,你知道 就會很爽快。
米粉: 然後你們所謂那種三心二意的他,一進來就會問那種問題就是他的問題總是很多,然後或者是他會先表達自己還在猶豫這件事情。
米粉: 我說你還在猶豫,你就回家啊,你跟我講幹嘛所以。
米爸: 這種三心二意的也會很在意。說欸,費用,那些嘛對不對。
米爸: 好像很多人會在意費用。
米粉: 這種。
米爸: 沒有一個。
米粉: 當然啦,因為費用。畢竟刺青不是生活必需品,它是一個奢侈品。
米粉: 老實講對我來講刺青對大部分人來講,是一個奢侈品。你包一個手,如果是比較細的圖,什麼,比如說黑白寫實像你之前講那個最後的晚餐,那個包起來都要20萬。
米粉: 可能跑不掉吧。
米媽: 然後當然就分時間。
米粉: 對對對對。但是你就想嘛,很多人你就要拿20萬出來買一件衣服。
米粉: 都很困難吧。大部分的對對對有錢人當然不講,但是有錢人的價值觀也不一樣。我也遇過那種很多很有錢的啊你知道開著C300然後待會加300.
米爸: 300加。
米粉: 300對,沒有,啦。就是你知道他可能就來感覺欸他身上什麼金鍊子啊,很粗啊。
米粉: 然後開,著賓士,這樣子,拿個LV包欸,你跟他講一個刺青幾萬塊,十來萬,他,他都會面有難色在考慮啊。
米粉: 我就講那就你對這個東西的價值跟你其他你認為有價值的人不等對,不是等於這個就很難講。但是3C21的客人,除非他今天真的很想刺然後我就會開始幫他找他創意的源頭。
米粉: 你知道,有些人不懂是因為他不理解刺青怎麼樣才漂亮。其實刺青是一種技法。
米粉: 這樣講好了,所以你們講的所謂的風格,什麼美式啊, Old school啊。
米媽: 然後寫實。
米粉: 對寫實啊,什麼新美,新傳統,舊傳統,沒有。
米粉: 我們這種一般有美學基礎或像老王,這種有,至少有一些,畢竟是廣告,然後他也一直在做這個。
米媽: 喔,對,因為你們是設計。
米粉: 科對對對本。
米媽: 科出身的。
米粉: 我們涉及到這個領域比人家深很多嘛對不對。你不要講說什麼有研究,什麼繪畫風格沒有。
米粉: 我們光看好看的東西去比較美的東西。我們比較了十來年。
米爸: 要深不見。
米粉: 底對,對不對也不能這樣講啊,但是至少就是我們從高中開始就在對這個所謂的美學部分做有著。
米爸: 這個是培養,這個教不來。
米粉: 這是教不來,這是培養的。所以,像那樣子的客人,我會開始跟他慢慢的導引他認識刺青,這件事情。
米粉: 比如說我會把各大風格領域先拿出來給他看寫實的啊,然後新美式啊,舊美式啊,新傳統,舊傳統,這種幾大現在市面上最多的這種表現技法,刺青的表現技法,讓他理解說哦,這些,這些風格是長,什麼樣子對,就有點像是從來沒有看過畫的人。
米粉: 你要教他文藝復興時期啊,然後什麼寫實主義啊,然後什麼野獸派啊。他才有一個基礎的概念,然後他從這邊去選擇他喜歡的一個風格,一個表現技法。
米媽: 那你這樣子跟客人啊,讓他們去了解刺青的文化都會花多久的時間去溝通。
米粉: 其實不會很久。啊,大概你就一個就是有點像是一個入門課程,入門的解釋課程,你就把它當成是現代那個藝術史概論,然後一個大綱,這樣大概也是一個小時通常聊天,哇,家聊天。
米粉: 大概一個小時就可以解釋。
米媽: 是面對面的。
米粉: 啊,對對對對對。所以我,我,為什麼我都跟客人講。
米粉: 你一定要來找我討論。只要你稍微有點想法或者你認真想試的話,你必須找我現場討論。
米媽: 但這討論它是沒有任何費用,然後你就陪他一個多小時然後幫他上了一堂刺青文化的list.
米粉: 我的討論不收費,所以我覺得我的客人都是這樣。就是他們喜歡的不光是我的刺青。我也希望我可以帶給我的客人信任。
米粉: 我覺得刺青是非常需要信任跟責任感。
米爸: 我覺得我有一個還蠻開心的是我們上次介紹一個米粉去然後結果,米粉的先生後來也去。
米媽: 那時候你有要來住嘛。然後呢你不是問。我們說欸,你們要不要刺青。
米媽: 然後,因為我其實一直很想要刺Machiado在手上。然後呢米爸就一直說你為什麼要刺他?
米媽: 哇,他,那時候他還有跟我算是小吵一下。我說你為什麼要刺那一隻狗?
米媽: 我說因為我很愛他。
米粉: 呵呵呵要。
米爸: 刺。我才對對。
米媽: 然後之後你那時候不是來,我就說欸,我想要吃Machiado.然後我也有找圖給你。
米媽: 然後你那時候也直接畫。然後那時候的Machiado,其實有一些米粉看到,都會一直問我說欸,是誰刺的?
米粉: 小姐的藍貓。 一隻藍色的貓。
米媽: 所以他那時候問我啊,然後我就推薦你,但我們沒有想到欸, 他真的有去,因為我們其實有好幾個咪粉有問我,但是好像都沒有人自己親自的去。
米粉: 對 他是第一個。對 他是第一個。
米媽: 然後我們沒有想欸, 他真的有去。
米粉: 最後一個嗎?
米媽: 對 沒有。
米粉: 欸。
米爸: 後來他先生。
米粉: 有去。他先生不算他們是同一組客。
米媽: 其實我會知道他去是他刺完成品,他拍給我看。他說天啊, 謝熙,你真的很好看。
米媽: 然後我很驚欸, 你真的有去找。
米粉: 他對對對,因為他刺了一隻彩色的藍貓。他的貓叫做Artist,就是藝術家。
米粉: 哇, 他超有文學底蘊。我覺得他講話,你看就知道是文教的一些出身,真的。
米媽: 嗎,
米粉: 對對對然後你以為誰會把貓取名 Artist?所以要有一個。
米爸: 一方面。那時候會介紹是我知道很多人吃動物吃得亂七八糟。所以歪來歪去的。
米爸: 尤其你吃在皮膚上是軟的嘛。那歪來歪去很醜。
米粉: 而且他吃得很小,就跟你的 Macchiato 差不多。
米媽: 對啊。然後你一直說我的 Macchiato 很難吃因為太小了。
米粉: 也沒有啦。我一直跟你解釋的是你那一支的難度是很高的因為畢竟是很精密的刺激對那主要是小姐就是也給我十足的信任。
米粉: 所以我很感謝她。所以我認為做任何一個這種新的作品都是一個挑戰,一個學習自己,學習的過程。
米爸: 我有一個專業的刺青同學,我叫。
米媽: 你為什麼突然講了這一句?
米粉: 專業講幹話的同學我不怎麼叫。
米媽: 這一次你來啊然後,因為米爸就一直很想要吃麻酪泥在手上,所以我們呢也看到了這個成品那。
米媽: 如果你們想看成品的話,你們也可以到我的IG去看一下米拉夢蒂的IG:麻酪泥。
米媽: 你覺得你吃完你的感受是什麼?因為你們其實花了將近四個小時。
米粉: 對大概實際吃大概三個半小時。
米媽: 而且他們兩個人都有老。
米粉: 花?我沒有老花。
米媽: 你沒有老花嗎?
米粉: 我沒有老花。你到現在還沒有發現,嗎?我完全沒有老花。
米粉: 你看我手機的肢體有多小。
米媽: 我一直以為你們已經是呈現老花的狀態。
米粉: 所以你要手機,要拿超近。
米媽: 你就,你一定要挑個那種正中午的時候,因為陽光比較強,可以吃。
米粉: 是因為你們米拉的氣氛很好,但是氣氛很好的表示那個燈光不會很充足對。所以我會選擇早上吃,而且會比較清楚一點,畢竟我需要大量的光源才能工作那。
米媽: 時候米爸是直接丟圖給你,嗎?
米粉: 沒有。他丟照片給我。
米媽: 他丟。
米爸: 照。
米媽: 片給。
米爸: 你?
米粉: 對對對,但是我本來以為你會選另外一個Old School的。
米爸: 哦,希望還是比較寫實一點。
米粉: 結果他選擇了新美食。
米媽: 他直接丟照片給你看到你的手稿。你那是手繪的嗎?
米粉: 我用那個Pad畫。現在大家都用Pad畫因為有比現在的程式很強手繪。其實現在沒有人在帶紙。
米媽: 看到你在那邊轉印然後在那邊用手在那邊。
米粉: 那個是在轉印的過程就是因為本來在我的刺青的工作室店裡面會有機器就可以直接轉印把線, 黑線直接弄成,直接印到轉印紙上。
米爸: 我們早上,昨天早上就去騎了一趟車,然後在海邊的便利店直接把圖印出來。
米爸: 有沒有很浪漫。有沒有男人的浪漫。
米粉: 沒有 是因為你,是因為你這邊沒有印標題,害我要騎摩託車跑一趟超遠的然後。
米爸: 在海邊吃早餐。便利店吃早餐。
米粉: 那不是 你,是我高中同學,我是揍你喔,哈哈哈哈。
米媽: 對啊, 你們海邊吃完早餐,騎車回來然後我們又去野溪玩了。
米粉: 一下對 然後。
米媽: 吃個飯然後你們就開始刺青了。但我沒有想到你時間真的抓得還蠻準的耶。真的是很有經驗。
米粉: 對。
米媽: 那你有沒有想要跟我們的聽眾講一下就是如何選擇他們認為適合的刺青師。然後當他們去找到他們的刺青師之後你覺得他們要怎麼去諮詢會比較順利。
米粉: 我覺得喔一個最簡單的方法。如果你真的想要找某個領域專精的刺青師,可以直接訊息問我。
米粉: 我沒有一定要我的客人給我刺青。真的我會覺得那刺青。這件事情就是你的事情,是屬於你的。
米粉: 如果你覺得我的風格或是作品你並沒有很滿意,你可以問我。但是不要光比較價格。
米粉: 我很多客人都是這樣子然後最後次爛再回頭找我。其實我最生氣的就是這種事情。
米媽: 太多,人會先以價格去衡。
米粉: 量。對那我說實在的就是真的差那些錢嗎?如果這是一輩子的事情,他們應該反過來思考是最重要的是這是要一輩子的事情,而不是價格。
米粉: 對那,我都跟我客人講,我說如果你不喜歡我的風格,討論完之後,你不要去找莫名其妙的吃零食或者是你找的吃零食,請先問過我,他厲不厲害。
米粉: 你知道嗎我這裡就有一個參考依據嘛,對不對,就像我會問老王啊那,或問你那這邊附近有沒有像民宿可以?
米爸: 呵呵,呵。
米粉: 你懂我的意思嗎?我的意思是這樣我們私底下,我們就聊過這種欸就這附近你們有沒有你們欣賞的民宿店對不對?
米粉: 或者是你們住過不錯的飯店,因為你們已經是這個業界中的佼佼者。你不找這樣的人問你你去找一個你根本不熟,或者是你沒有辦法判斷的東西。
米粉: 我覺得這就是最大的問題。那就表示他沒有認真的搜尋資料然後又匆忙的下了奇怪的決定。
米爸: 你現在好像是比較流浪型的。
米粉: 也沒有流浪。啊,我一直都有。
米爸: 跟大家介紹一下。
米粉: 但是一直都有在搬了。最近的話工作室會搬到士林區,因為就是現階段合作的部分要結束,要轉到另外一個點去。
米粉: 這樣子對我之前一直都是在居家工作,因為像去年我在照顧我爸嘛對對對就是只能先選擇居家工作,這樣子。
米爸: 那,如果有客人,比如說跟你詢問完,有確定要跟你做刺青的,但是他可能沒辦法到士林,你是可以過去刺的嘛,對不對?
米粉: 可以啊。當然可以啊。
米媽: 你可以到府刺青。
米粉: 我可以到府刺青啊。
米媽: 不錯,而且你也可以不用到。你可以到全世界啊,因為你感覺你
米粉: 對啊。
米媽: 對啊,你的器材就這樣,然後一包就走了。
米爸: 在公車上都可以刺。
米粉: 真要講是這樣,沒錯啦。你要真的講是沒錯。之前也有國外的,臺灣的設計師跟國外的設計師就是你知道,拍有點像那種形象影片啊,就是設備啊,器材啊,甚至床啊搬到什麼山裡啊,海裡啊露營的地方。
米爸: 小孩會咬邊,咬邊吐。
米粉: 對但是所以我就講嘛,這種東西就是一次就好。你真的會比較舒服嗎?其實可能沒有。
米爸: 還是在室內安全。
米粉: 對對對對對比較不會受到幹擾,除非說那個環境真的這麼完美到適合刺青溫度啊,沒有陽光啊。
米爸: 要冷氣吹,要防止熱死教。
米媽: 大家一下就是刺青完之後的一些基礎保養嘛,因為我發現還蠻多人就像我們去染頭髮一樣。
米媽: 他們會吃一些顏色上去然後有些人很快就掉色。
米粉: 了對我有。
米媽: 遇過有一些客人他們就說那他,他有問。我他說你這個很快就掉色了。
米粉: 嗎。嗯,這個東西要分兩個層面。第一個是刺青師的技術好不好對這先決條件刺青師的技術,好的話,這個圖就不會這麼容易掉色。
米粉: 第二個部分就是客人的保養做得好不好。這很簡單。我都跟我客人講過我有客人不善保養或甚至真的沒有認真保養,那那個刺青圖就掉的很嚴重,甚至掉到50%以上。
米粉: 那我就跟他講我說很簡單嘛,我刺到100分,但你保養是0分,這刺青依然會掉色。
米粉: 它一樣會變成不合格的刺青。對我來說,所有的保養可能跟我的技術是一樣重要的對那。
米爸: 還有就是大家會問是說刺青會不會痛?
米粉: 等一下,他會問我。米媽要問我。
米媽: 對這是我的節目。
米粉: 對米媽要問我怎麼保養好不好?那我跟大家。
米爸: 保養得我凡事力。
米粉: 全都沒有了,沒有,沒有你,這個就錯了就。
米粉: 我跟你講大家,最簡單的你把它當成那個燙傷。來看,這三大原則不要抓,不要泡水,不要曝曬。
米粉: 這是基本的三大原則。然後,如果有保養品,比如說現在都有修復霜或修復膏,那個都要擦很薄。
米粉: 越薄越好,因為你薄,它吸收快又不會蓋住毛細孔。然後它吸收快,的話你就勤著擦它很薄,嘛,薄了,以後它乾了,以後你就勤著擦一點點,就好。
米媽: 那有沒有人不小心,擦到蛋斑美。
米粉: 白喔那沒有。我們一定會跟他講說不要擦那種有藥性的,因為其實你重點是你要讓那個細胞穩定的,咬住那個色料,所以你有任何增加新陳代謝的或者是增加那個皮膚換膚速度。
米粉: 其實都沒有必要。你就讓它好,好的留在皮膚裡面。然後其他的話,最後一個就是發炎。
米粉: 不要保養。就這麼簡單。
米媽: 發炎,不要保養,那它要怎麼做?
米粉: 很簡單因為像我昨天有跟老翁講你看他還在腫。
米爸: 沒有啦,沒腫了,整個小馬沒腫。
米粉: 對正常來講都是看,隔天我都會講最重要客人,我都會跟他講說很重要就是隔天。你如果起來,他還會痛,還會刺,然後有甚至有湯湯,水水還在流出。
米爸: 你不是說,要流瘡。
米粉: 是不是對啊,欸,你知道為什麼嗎?因為很多人的體質並不好。
米粉: 他比如說大面積的這種傷口,他發炎的比人家嚴重。
米媽: 欸,你這樣講。我突然想到有人會不會吃一吃,突然暈倒。
米粉: 啊,有那個。其實不是發炎的問題,那是當下體力可能不好。
米媽: 你有遇,過嗎?
米粉: 有暈針的啊,我們這叫暈針暈。
米媽: 針。那你怎麼處理?趕快CPR。
米粉: 沒有,他沒有到暈倒啦,但是可能比如說那種臉色發白啊,冒冷汗啊,然後一直發抖啊,那就很簡單,因為他忍太久。
米粉: 他忍的過程中人都在用力啊,然後腎上腺素也會噴啊,腎上腺素噴完,之後腎上腺素的效果結束了。
米粉: 我們都知道什麼感覺,因為你問他就知道你差點雷殘。你知道我的感覺就是那樣。所以你身體會一直抖啊,因為你腎上腺素的效果結束了,然後你的身體的那個糖分就葡萄糖用完了,對等於他體力都用掉了,這樣那就是請他吃巧克力棒。
米媽: 最後一個問題好了,因為這也是米粉。然後來詢問刺青的時候就是他看到我們刺青也會問。
米粉: 的嗯。
米媽: 他說欸,米曼,刺這個地方會不會痛。你可不可以跟大家覺得刺青前三個部位,最痛的是哪裡?
米粉: 第一個一定是側腰。
米媽: 側腰。
米粉: 嗯,就是肋骨側面,肋骨這裡。
米爸: 我的經驗好像是離骨頭越近的地方,越痛。
米粉: 也沒有屁股,也很痛啊。
米媽: 屁股。你有幫人家刺過屁股。
米粉: 其實就是側腰,這一圈下背,就是屁股上面有啊刺到整個背,啊屁股也很痛啊,哥。
米粉: 現在那種刺整個背的男生那哥,到這邊都是發抖,一直抖。
米爸: 因為我記得我們兩個刺手指頭用彈射上又痛。
米粉: 但手指頭其實不是最痛的位置。
米爸: 啊,是哦。
米粉: 對,就是屁股其實很痛。你就想法,就你自己摸,自己覺得會很容易癢的地方。
米粉: 基本上都很敏。
米媽: 感除了就是腰椎,這個地方,其他地方就沒那麼痛。
米粉: 呃 腳踝,大腿,內側。我們有一個最簡單的就是陰跟陽。
米爸: 啊,對陰肉。
米粉: 對對對陰肉。陽肉就是你曬得到太陽的就是陽面嘛你曬不到太陽就像你那嘎吱窩手臂。
米粉: 內側是比較痛,是基本上是這樣分所以外側一定比內側好一點。
米媽: 昨天刺麻漏你。
米爸: 我覺得,以我的經驗,目前刺的地方我昨天是刺手,背,外側。
米粉: 嗯,肩膀外側。
米爸: 對肩膀外側它,那個痛的程度是都還可以忍受啦。你說,如果一到十分的話,我覺得應該有二到三分。
米粉: 吧這麼少嗎。
米爸: 我覺得差不多但是。
米粉: 我覺得的確這邊已經算是,而且他刺的時間很短,才三個多小時。
米媽: 蛤 這樣算很短。
米粉: 你,如果刺到後面拉長,長到就是我講的他已經忍到身體已經刺青是這樣。
米粉: 為什麼會上癮,你知道嗎?因為刺一開始刺的時候,大概前兩個小時或三個小時,你會覺得是舒服,因為那個痛感是會讓你分泌一種內麻肥等到一開始你從緊張變成放鬆的時候,中間那一段是就是人家講說為什麼會有人喜歡刺青的感覺。
米粉: 就是這段哦 原論,對, 因為你的身體在持續的這種疼痛的狀態下,他會開始分泌腦內麻肥。
米粉: 然後這個狀態他們就會覺得欸, 其實並沒有造成不舒服。其實還蠻舒服的那個時候你的身體的狀態,你的肝醣啊 葡萄糖也沒有用完,你還有體力,對?
米粉: 但是等到通常差不多四到五個小時之後,客人就會開始換上痛苦面具然後如果更長的時間像我有吃到那種七八個小時的那後面的每一針對他來講都是痛的。
米媽: 七八個小時。
米粉: 對 就可能像老公講的可能從三分四分,兩分三分變成,變成六分七分的然後越久就越痛對。
米粉: 然後也要看疊加的狀態。如果你是彩色的就會更痛,因為彩色的就會跟黑白的疊加。第二次,第三次,大概是這樣我們刺青比賽我,雖然沒有參加過什麼比賽,但是我們刺青比賽的時候刺青獎,我們都會去拜訪同行啊或什麼的。
米粉: 那些模特兒都很可憐,都刺到哭啊。對啊, 因為你可能在展會三天他就要完成一個難度很高的作品那你就想那個模特兒本身。
米粉: 他忍痛,能力也很好也有看過同行嘗試那種什麼四手連彈。那三手連彈就是一個人的背然後再三天做完整個背喔。
米爸: 那要吃止痛藥還是什麼麻藥。
米粉: 沒有那個,那個人最後刺完比完的時候是推著輪椅出來的。對,你就知道他其實這個也是蠻厲害的,但我不建議大家只能這樣刺就刺了。
米爸: 所以大家一般還是刺兩個小時內的就好。
米粉: 也沒有啦。我覺得習慣的話長刺,的話4到8小時,都OK看位置。
米粉: 然後真的不行,就上麻藥。只是上麻藥要多加費用。
米媽: 但你應該也不太建議他們上麻藥吧。
米粉: 嗯,上麻藥我覺得皮膚會變得稍微硬一些,比較難入色一點,但是還是可以。
米粉: 就是有好,有壞,因為有些客人上麻藥變成可能我刺的過程中他比較好放鬆,但是相對就變成是說我一定要浪費再多一個小時的前置作業時間。
米粉: 你知道刺青是以時間來算自己的薪。
米媽: 水對你就。
米粉: 想你每一次來四個小時,都要多一個小時的工時。等於說我要增加20%的時間成本。那大概是這樣,但是你,如果客人願意加,收費用。
米粉: 我是覺得沒什麼差。
米媽: 好啦,那我們節目也快要到尾聲了。
米爸: 大家還想要知道很細的就IG他如果說還想要說再多聽一點的話就我們下次再安排上節目。
米媽: 他下個月要出國了。
米粉: 那個是四月之後的事情。
米爸: 被人家請去泰國駐點。
米粉: 應該是四月底之後。
米媽: 你說四月底之後,但會待多久,就還不知道。
米粉: 至少也會先待2到3個月吧,對但是。
米媽: 2到3年還。
米粉: 好,沒有,沒有。這就是因為我,臺灣這邊還是有工作固定的客群。
米粉: 啊,我還是會集中處理,會定時要回來。
米爸: 那就剛好我們節目播出的時候,你可能就回臺灣了。
米媽: 因為我下個月,我四月份會有一系列的偏鄉的一些訪談,因為都已經我已經剪好,要安排上去。
米粉: 所以會排那麼久。排到兩年後的意思。
米爸: 我們家都滿檔。
米粉: 欸。對啊,哇。
米媽: 你怎麼,
米爸: 哇賽。
米媽: 哇不。
米粉: 愧是米媽。
米媽: 很有煩欸。好啦你們節目最後,你們可以跟大家好,好的說掰掰了嗎。
米粉: 感謝各位觀眾的收聽。我是支持慈心工作室的大直。謝謝大家。
米爸: 謝謝慈心,同學我家。
米媽: 好啦,謝謝,掰掰。

探索更多來自 MIRAMONTI米拉夢地|生活誌Buon Vivere 的內容

Subscribe to get the latest posts sent to your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