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字稿:

米媽: 哈囉, 我想說問你會比較準,因為從十年前我來到米拉夢地的時候我們沒有講到這麼多話。但我也很驚訝。

米媽: 就是這十年你只有一次的間斷過回來。就是那時候你滑滑梯的時候,那時候滴滴出生。你們想說怕得太麻煩,第一次生小孩,所以就沒有回來滑臉。

米粉: 對。

米媽: 所以我想要聽聽你剛剛聽到那個片頭曲你覺得有米拉夢地的感覺嗎?

米粉: 有我想說這些聲音是直接去錄的。

米媽: 你說這些聲音嗎?

米粉: 對對對。我

米媽: 那個一個製作人。他幫我做了片頭,因為我做不出來。對不對,我做不出來,但他沒有來過米拉夢地。

米粉: 他沒有來過。

米媽: 但他是在線上。我們在在講話的時候就是因為他要先了解我,這個人,然後幫我去設計我的片頭。

米媽: 但我覺得問你會比較準,因為你是從以前。我們真的沒有講到講過什麼話。

米粉: 對,然後

米媽: 你真的很Line然後我又看到你又再回來,然後每一年的回來,雖然當然有帶過不同的人。

米粉: 對對, 因為只有兩個吧。

米媽: 對。 我們有講幾個。

米粉: 應該是只有兩個。我記得。

米媽: 好, 你這樣,我一定要再繼續講數字嗎?然後我就想說今年是你回來,然後我們講到比較多話的一次。

米粉: 對。

米媽: 然後也是你。那時候,第一天你回來的時候,你在跟我分享最近嗎,因為我有想說欸。

米媽: 我來問一下你, 因為每一年會有一些不一樣的變化,因為我們真的是一起一會。

米粉: 對對 一起一會。

米媽: 對啊。 然後我想要看, 因為你這一次來的我覺得有改變。我覺得不管是你外表上的改變,然後我看你也比較開心。

米粉: 我覺得因為有小孩。 其實我還沒有準備好當媽媽一直到現在。

米媽: 對啊, 你一直都說啊,你從那時候生了小孩。 就是你還跟我說 我其實沒有要當媽媽。

米媽: 當媽媽不是,就是讓你會感到開心的事情。

米粉: 不是。 後來我就覺得,那既然我沒有準備好, 那我也不需要準備。

米媽: 那你現在勒。

米粉: 用一個,我自己很舒服的方式就可以。

米媽: 了,那你現在。

米粉: 我現在喔,我現在對於小朋友, 我還是會以我自己為主啦。我覺得是舒服的方式。

米粉: 對, 所以我舒服呢, 或者是我方便的方式。我不會以小孩去做出發點,比如說我今天要去玩的地方是不是適合帶小孩去。

米粉: 我還是會以我是不是想去那個地方那剛剛前面這個開頭音樂比較像我第一年,第一次進來MiaMondi會心裡面的那個音樂。

米媽: 真的嗎? 你是講認。真的嗎?你不能,因為你現在在對著麥講話。

米粉: 有點像那個愛麗絲夢遊仙境的感覺。

米媽: 天啊。

米粉: 就是開那個門,就是心裡面會響的那個音樂。

米媽: 真的嗎。

米粉: 對真的

米媽: 假的。

米粉: 我第一次進來是覺得很驚奇。

米媽: 所以你覺得那個製作人會有get到那樣子?

米粉: 有有,有。

米媽: 第一次他都沒有來過MiaMondi.

米粉: 第一次開啟那個門的音。

米媽: 樂,真的喔。

米粉: 對對對。其實我第一次進來的時候是覺得怎麼會有這個地方。尤其是我其實很害怕跟那個民宿主人同住。

米媽: 真的,假的 你。那時候,我完全,我完全沒有感受到

米粉: 因為我會覺得很拘束。所以基本上我在外面, 在外地住宿。我不太喜歡住民宿。

米媽: 天哪。

米粉: 我不住民宿。

米媽: 這是我十年來。真的, 我這 除了這是我們第一次就是講得比較多話然後會去交流的一次也是我第一次聽到你講說我不住民宿,你不住民宿, 你不太跟人家交流,但是我就看著你回來,但是你還是會跟我講話。

米媽: 啦,就是很簡單的那一種有點到然後我也了解這樣。

米粉: 基本上我現在去外面玩,我都會找還是都是找飯店,不會找民宿。如果就算要住到民宿,我希望是不要跟主人遇到,就是直接告訴我密碼。

米媽: 那這十年你是為什麼會一直回來?

米粉: 一直回來,對。

米媽: 我覺得你真的,除了那一次就是你小孩子出生那第一年你沒有回來之外你其他時間你都沒有缺席過米拉夢蒂的,就是每一年耶。

米粉: 沒有。 我曾經還問過我老公說你會不會覺得我是一個很念舊的人。他就說你是啊對, 因為基本上我去的每一個地方的住宿點其實是很固定的,除非我想要去看看新的地方。

米粉: 但是最後我好像又會回到那個原點就是我喜歡的那個地方。對 那民宿的話,我是真的不想上市。

米媽: 那你那時候,為什麼會找到這邊來?

米粉: 我那時候搜尋的關鍵字是花蓮民宿推薦關鍵字,然後他就出現了一則就是臺灣,一百間你必去的民宿,然後米塔夢迪就是其中一間,是其中一間,然後也是比較特別外觀,比較特別的一間,然後特別備註的是他一次直接一組客人。

米媽: 但是是跟主人同住。你知道嗎?

米粉: 我知道。

米媽: 喔, 你知道對。

米粉: 對 然後那個時候就那個時候我跟我當時的那個男朋友的相處模式我比較不喜歡跟他一對一。

米媽: 等一下 你老公。你老公會聽嗎?他會聽Podcast嗎?

米粉: 會他,會他。好像有載那個app.我看到 真的。

米媽: 假的OK OK, 好,但他,我需要卡點。

米粉: 嗎?不需要。

米媽: 不需要 他,OK的。

米粉: 我們什麼都講。

米媽: OK OK,完了。我們沒有祕密。他看了我。

米粉: 我們沒有什麼祕密。呵,呵。

米媽: 呵,OK 好。

米粉: 好好對。就是呃,我跟當時的那個男朋友來的時候我其實不喜歡跟他一對一的對談,所以那個時候我是可以接受,我是很喜歡有另外一個人加入我們的話題。

米粉: 嗯,對。 所以,所以那個時候我就覺得欸, 好像可以喔。

米媽: 喔, 原來是這樣。

米粉: 就 反正,就也試試看,因為外觀真的蠻漂亮的。然後,一進來之後,就很像是剛剛的千島音樂。

米粉: 就是在我心裡面很驚奇耶。就覺得哇,怎麼會有這個地方那裡面還有農場。我一開始好,第一天進來的時候,我好像就在民宿待到下午兩三點。

米媽: 嗯, 然後我記得你其實蠻安靜的。都是你的前男友在跟我們講話。

米粉: 對對對對對,

米媽: 對,都是他一直講。

米粉: 我是覺得哇,太棒了,有人可以分散他的注意力。

米媽: 然後我還記得那時候我老公幫我改了一臺愛將然後他還蠻喜歡聊車子的。

米粉: 哦。

米媽: 所以他那時候啊,我記得他有對,他有騎上去。

米粉: 哦,對對,我們好像也有騎出去。

米媽: 好像吧。我印象就是他有坐過。這就是在愛將上面。

米粉: 哦。

米媽: 然後反正就聊,得很開心。

米粉: 那也是從那個時候我幾乎每一年都會來花蓮。

米媽: 然後中間有一次是我那時候也還剛開始在摸索。然後用下午茶,然後你好,像帶你的老。

米粉: 闆對。

米媽: 我也蠻驚訝的耶,你會帶他們來,但是你又你那時候有跟我說你其實是你想要在自己回來。

米粉: 這裡對對對。

米媽: 走一走然後但是,因為你的同事跟老闆就說你要去那我們也要去然後你就跟我說欸, 不好意思,結果人數又增加了好幾個這樣。

米粉: 對, 因為其實我是覺得來花蓮的話我就是一定要來一趟的感覺。

米媽: 蛤 真的嗎?

米粉: 對好。

米媽: 貼心喔。

米粉: 就好像一定必須要來到的地方。所以那時候,因為其實員工旅遊的安排是我這邊在安排,那我就安排都是自由時間。

米媽: 喔,你都在。

米粉: 因為我覺得花蓮只需要自由時間對。 所以我自己的玩法也是這樣。我自己在安排。我會希望自由的時間多一點,因為不是每個人都我喜歡跑景點。

米媽: 但剛好你那時候給很多的自由時間,但我發現他們都一直在跟著你。

米粉: 對,他們覺得我比較會玩。

米媽: 這樣,

米粉: 對啊,我只是想要帶我同行的那個設計師朋友。

米媽: 喔,對。

米粉: 來看看這個地方。很棒的地方。嗯,對,就是他們可能一輩子都不會發現的地方。

米媽: 一輩子都不會發現。哇,天啊。 我覺得這對我來說是一個讚美對啊, 是啊。

米粉: 這是要玩得很深的人才會知道的。

米媽: 欸, 等一下 在那。

米粉: 之前水很深。

米媽: 等一下 在那。之前第一次來到米娜夢蒂,之前妳很常來花蓮嗎?

米粉: 兩年一次算常嗎,因為我玩的地方很固定臺中南投,然後屏東,宜蘭, 花蓮。

米媽: 嗯,哼。

米粉: 其他要住宿的地方沒有。

米媽: 喔 說是沒有其他住宿的地方,是沒有固定的。

米粉: 其他,我不會特別去排。不會去特別排。可能兩天一夜或三天兩夜。

米媽: 嗯。

米粉: 就是旅遊的點的話就大概是這幾個點那我覺得玩起來最舒服的就是花蓮。

米媽: 那覺得你玩起來最舒服的花蓮。

米粉: 對。

米媽: 所以你才會就是選擇一個花蓮老公嗎。

米粉: 也沒有。

米媽: 就是你們的婆家在花蓮。

米粉: 沒有,沒有,沒有。選老公不會,因為地區。

米媽: 哈哈哈哈,所以真的是,因為剛好。

米粉: 是剛好。

米媽: 然後就剛好你這樣每一年都有機會回來花蓮。

米粉: 對對對。

米媽: 因為不然你之前剩兩年一次,然後你剛好就剛好選到這個老公。

米粉: 你就不用特別排時間,因為過年都會回來。

米媽: 對, 沒錯對。

米粉: 覺得很棒對 我們。

米媽: 每一年過年,就是都在等你回來。我那時候我有其實我想你們都是過年回來因為妳有跟我講,妳跟妳老公都講了一個同樣的說法,就是你們都不想要去住婆家因為第一個沒有自由, 不能睡到飽之外,然後就一直被餵食。

米媽: 我印象非常深刻。我覺得好好笑喔,一直被餵食。

米粉: 過年。不應該這樣。

米媽: 然後你們不是,就真的是,每一年過年都會來。然後我老公有一年過年就有問。

米媽: 我說蛤, 他們又要回來了。喔,這樣他們會不會膩。

米媽: 啊,這樣好嗎?你知道,我老公的反應是這樣。

米粉: 嗯,不會啊, 為什麼會膩?

米媽: 我老公一直很怕。我說可是他們就一年回來。就是很享受這種感覺。

米粉: 對啊, 因為你就是很熟悉這個地方。

米媽: 對對對。 我有感受。

米粉: 你不用再去試,去試其他,不一樣的地方。

米媽: 我有感受到你。其實每一年回來你真的是那種熟悉感。你知道,我老公是那種很怕就是說你每一年回來會不會玩的地方很膩,然後我們住的一樣。

米媽: 他每一年都會回來跟我說我去年煮什麼早餐給他們。我不能再煮一樣的。

米粉: 我今天早上才在想說哇, 這是十年沒有一樣重複的耶。

米媽: 真的,假的。我跟你講你等一下我。

米粉: 一直在等待一道,就是一直想,希望他重複的一道菜。

米媽: 該不會。是蟹肉沙拉吧。

米粉: 很像蔥油餅。

米媽: 很像蔥油餅。

米粉: 然後就是很像蔥,油,餅,蛋。

米粉: 我這十年一直在等那一道就是第二次出現。

米媽: 欸 你, 我跟你講你來到米拉夢地處。你都沒有發現一件事情,就是我老公不會做同樣的東西。

米粉: 對。 我就想說是不是因為也沒有特別的, 就是固定的菜單,所以不會一樣。

米媽: 對。

米粉: 就是完全,是看到有什麼,然後就, 就做什麼。

米媽: 對 我們。其實我們的理念很簡單我們就是冰箱有什麼,我們就煮什麼。真的, 然後今天的心情是我想要說做什麼麵包然後我就開始弄那,因為我們最近在嘗試新的叫做Sourdough Pizza,就是酸種披薩對, 然後我覺得這很代表我們的夫妻就是因為我做麵包那我現在嘗試著做披薩那它一樣是從麵糰開始然後我老公是做料理那他可以上上面的配料。

米媽: 所以其實對今年來說,Sort of Pizza會比較具有我們米亞夢迪跟我們夫妻。

米粉: 結合的特。

米媽: 色。對, 沒錯喔,但對 你今天喫Pizza的,那種感覺。

米粉: 也是算新的味道耶。

米媽: 新的味道嗎?

米粉: 對我來講,因為比較Pizza比較比較,少見在你們的餐桌上面。

米媽: 你說餐桌。

米粉: 早餐。

米媽: 喔, 對,欸。 這不是第一個人你知道,最近,因為我們早餐都開,得出Pizza.

米媽: 我就看到大家臉很驚。

米粉: 訝對哇。

米媽: Pizza.然後我想說這個是開心,還是覺得為什麼是Pizza?

米粉: 有些人一直要問我,因為我喫十年了。

米媽: OK OK.

米粉: 所以就是很不一樣,雖然十年沒有一道重複,但是Pizza是新的。

米媽: 喔, 原來,喔, 對, 沒錯,對。

米媽: 而且你們,從我不太會做麵包到一路,到我為少種自己做酸麵包。我不知道你有沒有感受到那個心情啦,你其實每,因為我知道你很care喫對, 但我每次聽到你講說沒有很好喫。

米粉: 很好喫啊, 因為其實我不喫麵包。

米媽: 你不喫麵包。 你這十年來,我只, 我一定會出麵包。

米粉: 對, 但是我不喫麵包。我不會進麵包店。

米媽: 真的假的 對。你看,我們這十年多不熟。我們只有這一次來真的有好好去聊。

米媽: 然後,因為你之前我要提醒你們帶牙膏,牙刷的那時候。浴巾,牙膏,牙刷。

米媽: 然後我就想說我最近在錄podcast.想說看你有沒有要一起來錄。我覺得跟你們有一個生意。我覺得這算是一個生意的回憶,因為這個我覺得用像我以前用部落格去記錄或是用文字去社羣媒體去書寫。

米媽: 我覺得比不上就是我們真的去對談,我們記錄了這一個時刻。

米粉: 對。

米媽: 我覺得有差。

米粉: 有差。

米媽: 而且我覺得我這個比較像是truth mind,因為我覺得只要對著這個mind,大家都會突然講到真心話。我不懂耶。

米粉: 而且一定要誠實啊,對, 而且我突然不然要噴一千根針喔。

米媽: 有梗。而且我覺得,除了要配這個mind之外,一定要在餐桌前面。

米媽: 我們其實一直很想要錄,但是因為我的麥克風我一直放在上面,我其實一直等到那個moment我有發現你也有那個時間,因為你沒有排什麼行程。

米媽: 你也都說ok, 這是沒有。

米粉: 啊。

米媽: 對。 然後,因為你也跟我說欸, 因為來花蓮什麼都玩過了。

米粉: 是真的都玩過了。而且我覺得花蓮,我覺得它最棒的行程就是不要有行程,我玩到後面。

米粉: 我覺得是這樣。就是我今天覺得喔好, 我現在發呆夠了。然後我想要去那邊看看那,我就去。

米粉: 所以我覺得花蓮來花蓮至少要四天,最少要四天的時間。

米媽: 嗯, 有啦。你們之前從三天,兩夜然後都會開始四天,三夜這樣。

米粉: 對對對。這樣才會比較鬆。就是你不會覺得說啊,我還有哪邊,哪,還有什麼地方沒有去啊,但其實玩到後面。

米粉: 你會覺得好像也不一定要去。

米媽: 就真的,就是換一個地方生活我不知道是不是我們現在都有家庭然後有小孩,所以現在對於生活的那種感受又更,不太一樣。

米粉: 對 比較不一樣然後。

米媽: 我其實真的每一年沒有到一直在聊天,去講話,很去跟你,因為我知道你可能需要需要一個me time的時間我真的都有在觀察。

米粉: 你對, 我是,我是比較,不喜歡跟人家social的人。

米媽: 嗯。

米粉: 我不喜歡講很場面的話。

米媽: 對, 這個我好像有get到,因為你之前好像有講過。

米粉: 我覺得講場面話很累。

米媽: 很累。就是已經出來玩了,何必要這樣對。

米粉: 如果今天內容是硬聊的話,我就覺得壓力有點大。

米媽: 那你現在有壓力嗎?

米粉: 沒有。 我現在都可以隨便講。

米媽: 隨便講話。其實ok的啦對。

米粉: 所以。所以,從一開始你看我到現在你也覺得我變得很不一樣。

米媽: 我覺得有中間,當然我。

米粉: 前面有偶包。我現在應該是沒有。

米媽: 你前面有偶包。

米粉: 有吧。

米媽: 你有什麼偶包我就看你都會打扮然後拍很美的照片。

米粉: 對啊, 算是有偶包啊。

米媽: 這樣算是有偶包。

米粉: 是啊, 我覺得我現在沒有。

米媽: 那為什麼你之前會有偶包?

米粉: 因為我需要嫁到一個很帥的老公。我必須要一直維持那個形象。

米媽: 真的假的。所以你你,因為就是嫁了給他,你會有壓力。

米粉: 我有壓力耶。不能放鬆耶。

米媽: 不能放鬆。

米粉: 你又更嚴格耶。

米媽: 對, 因為你的老公又是健身教練。

米粉: 對啊, 我每次跟他說去,我都會覺得可能他的親朋好友或者是他的朋友可能會用另外一個角度看。我說他怎麼會娶我?

米粉: 你要真的認識我們之後你才會訪問說欸, 我怎麼會嫁給他。

米媽: 對啊, 你問是有什麼勇氣?

米粉: 你說有什麼勇氣?嗎我嫁給他?有什麼勇氣?

米媽: 因為其實說真的,你老公真的是我,這十年我進到所有的房客。你知道,有些房客真的也也是那種半年,三個月,這樣回來一次然後也沒有間斷。

米媽: 但你老公,雖然我們是一起,一會就一年你們回來這樣一次然後又住比較久,但你老公是真的都沒有變。

米媽: 他讓我真的很驚訝就是我覺得

米粉: 他的怎麼可以動靈?

米媽: 對他的體態,然後還有他的皮膚。

米粉: 他擦化妝水擦,得比我還輕。

米媽: 真的假。

米粉: 的,真的我不太擦化妝水。

米媽: 他有在保養。

米粉: 我有時候就是洗完澡,我就好,我就睡覺了,他就是會早晚。

米粉: 我其實保養品是買給他用,他會告訴我沒有。

米媽: 你老公又比你愛漂亮。

米粉: 他是持之以恆型的我就是想到, 突然想到我才會開始積極起來。

米媽: 嗯。

米粉: 對。

米媽: 有 你持之以恆型。我可以理解,因為你們其實每一次出來喫早餐,他always get ready的那種。

米粉: 對。

米媽: 他已經都已經準備好了就是隨時我可能相機拿起來,他就可以趕快一個pose.這樣就是那種心情你知道。

米粉: 可是他今天穿汗衫。欸蛤,你覺得ok嗎?

米媽: 我覺得沒有。

米粉: 白Tok嗎。

米媽: 就是他style那一種,但他是get ready好的。

米粉: 他脫掉,都是準備好的。

米媽: 他脫掉。

米媽: 你很煩喔。

米粉: 我說的是,真的,他是我先試車才確定是他的。

米媽: 為什麼 하트 여기가?

米粉: 是真的。

米媽: 這樣我很難接話欸,我們在直接講下去會有點就是私密。

米粉: 沒關係啊。應該很少來賓可以聊這個吧。

米媽: 你說這個嗎?我沒有跟你講。我一直以為我的客人可能不太會可以聊,就是這麼deep,知道嗎?

米粉: 可以啊所以。

米媽: 當真。我發現,天啊,這真的是truth my但它突然就很很18禁,你知道?

米粉: 我想說靠這個。

米媽: 這個可以嗎?我等一下要怎麼剪。

米粉: 都可以剪啊,如果平常沒有限制的話,平常沒有限制反正沒有影像嘛。

米媽: 對,沒有影像這樣,而且大家都不知道你們是誰。

米粉: 對啊。

米媽: 你不需要,一定要有家庭生活,但你還是必須要有一個自己工作。我可以看得出來。

米媽: 你還是要有,還是有事業的女人。

米粉: 看,得出來嗎。

米媽: 看,得出來。

米粉: 真的嗎?

米媽: 嗯,因為我那時候還知道欸,你,不管是你懷孕還是你生小孩,你還是跟我說欸,你還是有在工作。

米粉: 對。

米媽: 而且你其實還是有在打扮。

米粉: 一定要就說我嫁給我老公。壓力很大真的。

米媽: 你的打扮是。

米粉: 因為來這邊看。

米媽: 演藝老公。

米粉: 如果我老公不是他的話,我今天不會長這樣,我一定喫飽。

米媽: 真的假的啦欸。但你知道,你老公有跟我講說他其實沒有在管你。

米粉: 他沒有在管我。他就說你喫啊,你可以喫啊。

米媽: 對他說他只是希望你開心就好了,但他就覺得你好像有時候有太開心。對我講了這一句有有。

米粉: 對他每次都說你可以喫啊?我就說你覺得我有什麼本錢喫?我都會回他這句話你覺得我能喫嗎?

米媽: 那他怎麼回你?

米粉: 他說可以啊,你想喫,就喫啊,就這麼簡單。

米粉: 沒有什麼,沒有什麼。那麼多想法 就,只有你,那麼多想法那。

米媽: 這樣子你每一年回來, 回去婆家。有壓力嗎?

米粉: 有耶, 因為我一年只看婆婆一次啊。

米媽: 對 一年一次。為什麼還會有壓力?

米粉: 因為就是因為一年只看一次。 你好意思嗎?

米媽: 你知道你們那時候第一天來 然後我就看到你媽,怎麼好像還沒有要走。 然後一副就很不想要再回去。

米粉: 不想走啊, 因為我老公也被我講到說他自己也很不想去。

米媽: 是喔, 然後又不得不回去這樣。

米粉: 對 我們原本想說我們沒有要喫飯那一天,我們原本講好是 好,我們不要喫飯,我們就去坐坐 坐坐,就好了。

米媽: 不是, 難怪你們那天拖那麼晚。

米粉: 我現在想,你們不是。

米媽: 要。

米粉: 開。

米媽: 回去 起碼車程要兩個小時嗎。

米粉: 我們在算他們喫飯時間。可能過去的時候他們差不多喫完, 然後我們就

米媽: 然後結果呢?結果後。

米粉: 來被call out,回去現在,立刻,馬上喔!

米媽: 原來是因為有打電話來。

米粉: 對對對。

米媽: 然後會想說又出來,就穿一穿衣服,趕快走了,對啊。

米粉: 其實壓力很大。我那一天是真的覺得呃..。不想去,因為其實我每年回去的地方不太一樣。

米粉: 有的時候是高寮,有時候是玉裏,然後有時候是壽豐,旁邊的小阿姨家。

米媽: 每一年。這樣換個環境也不錯。

米粉: 可是因為今年回去那個地方比較高壓,所以我就會有點抗拒。

米媽: 為什麼 差在哪?

米粉: 姨丈比較嚴肅一點,她的姨丈,因為前年我們有被嚇到。就是那個氣氛不太像過年欸。

米媽: 那,不然像什麼。

米粉: 像什麼 就是好像不太歡迎我們還是不太歡迎大家,因為姨丈喜歡自己一個人。她比較稍微孤僻一點吧。所以今年知道要回去玉裏的時候我就會有點緊張。

米媽: 可是你們不是很多人。

米粉: 一起是很多人一起啊。

米媽: 那他應該 那個儀仗應該早就會明白是這麼多人會一起聚在一起喫飯。

米粉: 他有時候可能是當天臨時被告知。

米媽: 等一下。 所以他都沒有不知道。就是 欸。 今年已經是過年囉。

米粉: 他可能以為 喔, 只有他的小孩會回去而已。對, 所以初一回來那天,我們就其實也不太想出門。

米粉: 我們一直在撐過那個晚餐時間。

米媽: 這一次回來啊,因為你 哇, 你這次回來。真的是狂。

米媽: 跟我分享這一年 然後發生的事情原來你的身體出了一些狀況。

米粉: 嗯, 對, 我自己覺得很訝異,因為我覺得我是一個健康寶寶。

米粉: 對啊, 我一直都覺得我自己很健康,我覺得我抗壓性很高。我生兩胎都是三個月,就回到職場上,就是產完三個月,然後我都是準備生產前的三天我才交接工作。

米粉: 你說

米媽: 把那個代產包弄完,然後工作弄完,這樣

米粉: 其實都是前三天。我不會提前到一週或是兩週或是甚至更早。 不可能。我一定是撐到準備要生了,因為我是剖腹嘛。

米粉: 所以時間是很確定的,而且我不會去選一個比較危險的剖腹時間。如果他可以找 那我就找。

米媽: 嗯,哼,對。

米粉: 因為我要安排一切。我不希望它是突然的。

米媽: 所以你不喜歡驚喜。

米粉: 不喜歡。我一直在想說萬一,有一天我走在路上然後我羊水破了。那個畫面有多難。

米媽: 看這樣。

米粉: 我不要欸。

米媽: 真的偶包欸。對這樣。

米粉: 對, 所以我都是前三天交接完,之後我就去生小孩。

米媽: 嗯。

米粉: 而且我曾經也不是曾經我常常就是生完,可能七天內我就回公司。

米媽: 生完七天。

米粉: 內。嗯, 對對對,我就出現在公司。

米媽: 欸你。

米粉: 但是其實後來等一下。

米媽: 我跟你講,因為我也有生過兩胎,雖然我第一胎是雙胞胎,但我也算是有生到兩胎這樣。

米媽: 但你知道,第二胎的,那個叫子宮要就是收縮。其實比婆我腹的傷口還痛。

米媽: 你還有印象嗎?

米粉: 我知道收縮很痛。

米媽: 超痛的。我覺得你根本就已經不care那個傷口怎麼樣,因為那個收縮真的是你覺得天啊,怎麼突然又就是再痛,起來了然後這樣你還可以馬上回到職場上。

米粉: 我就想說出現一下。不想要表現出我現在真的女生在職場上。她必須要生小孩。這件事情會影響到她的工作。

米粉: 我不希望讓我的同事或者是我的老闆有這種感覺。

米媽: 你真的是硬漢。

米粉: 子對。

米媽: 你女兒像你對啊。

米粉: 我還是希望可以表現出即便女生今天她需要生小孩,懷孕,生小孩,但是工作對她來講是不會影響到成面這麼大。

米粉: 我要表現的是這個,就是這個經驗。但是後來我發覺我錯了,我好像不應該這樣。

米粉: 我這樣子是整個帶壞,整個工作風向,氣氛。因為我後來有發現就是後來我另外一個同事,他去年五月的時候生產。

米粉: 他提前一個月請假。這時候老闆就有疑問了欸, 你不是五月底嗎?欸, 你現在還很早耶,你現在就要請了嗎。

米粉: 所以就變得好像我前三天是一件很合理的事。

米媽: 對。

米粉: 然後他前一個月是一件不太合理的事。

米媽: 他被拿出來做比較。

米粉: 感覺上, 即便沒有明講,但是我好像做了一個很不好的示範。我覺得是這樣。

米粉: 我後來覺得 我好像做錯了。對, 我不應該帶起這樣的就是的模式或是這樣的概念生產前一個月請假本來就是一件很正常的事,尤其是對於自然產來講,因為它是無法預知的嘛對對。

米粉: 而且每個人身體感覺就只有自己知道你就覺得啊, 我每天開始越來越肚子,好像工作比較多或是比較硬開始就要撐。的時候我需要躺平的時候,那個感覺就只有自己知道。

米粉: 老闆不會知道,你同事也不會知道。所以我後來發覺我好像做錯了。

米媽: 那老闆最後有給他請一個月嗎?

米粉: 有請。

米媽: 有,請到。

米粉: 有請到。當然有請到。

米媽: 一個禮拜過後,還是要就是生產完一個禮拜,還是要回到職場嗎?

米粉: 也沒有。沒有就是大家。當然是照自己的模式走。

米媽: 嗯。

米粉: 對。 只是可能他們就會覺得說啊, 可能年紀稍微大一點喔,比較不好生啊喔。

米粉: 但我覺得就不是年紀大的問題,是每個人身體不一樣的問題。而且,就算年紀大,可是每個人對於迎接寶寶的那個心態是不一樣的。

米粉: 我希望他在很安全的情況下去迎接他。那我這種方式是比較冒險。但是我的冒險是因為我有一個期程排出來了。我覺得我可以掌控這個時間。

米粉: 所以又在我的觀念來講大家會在我的觀念來講說我這個安排是安全的。可能在別人的眼裡會覺得說你怎麼前三天才請假?

米媽: 嗯。

米粉: 對,就是大家對我跟我自己安排的這個事情的這個落差的觀點比較不一樣對, 所以就是可能後來因為這件事情,但因為也不會有第三個啦, 所以我也沒有辦法糾正,只是後來我覺得我自己是做錯了。

米媽: 那你是說你有跟他的同事聊嗎?

米粉: 我沒有跟他聊。 我覺得我有點對不起他。

米媽: 因為你剛剛也有講說 就是每個人對於,就是新生兒,就是你有一個新的生命出來,的感受不一樣那當時,你在迎接你的兒子,的時候, 那種心情

米粉: 你是說知道懷孕還是他準備要誕生的時候?他?

米媽: 準備要誕生, 因為我知道你。之前就有跟我說你,你真的不是那。

米媽: 一種 就是因為當了媽媽而感到驕傲。

米粉: 不是喔,然後。

米媽: 或者是把小孩子帶長 會有有成就感。 你的成就感不是來自就是你把小孩照顧得很好,因為你那時候有跟我很清楚的去講,因為你很明白你自己需要是在職場的那種。

米粉: 嗯, 那。

米媽: 叫什麼 成就感嗎?還是自我實現。

米粉: 自我實現吧,因為我其實後來看到更多的我的周圍的朋友 他們, 這些女性啊,他們即便有小孩了 或者是沒有也好,他們好用力的在自己的事業上。

米媽: 好用力。

米粉: 我覺得是很用力就是變成可能家庭可能是第二順位,或是老公可能變到第三或第四,那個 那麼用力的情況。所以我就變成 就可能彰顯了,我好像也沒有這麼的事業心,這麼

米媽: 重,嗯,反。

米粉: 而是我那些朋友呃 事業心會明顯的強很多。所以,如果是跟他們比較的話,那我可能是比較在於自我,就是我的部分,不是我的事業或者是我的小孩,我的家庭,我是在我的部分。

米粉: 那我的部分是什麼就是我只要在乎我今天美不美就好,或是我今天體重多少我今天喫了什麼就是完全是在我,以我為出發點,工作上的表現好,那是對。

米粉: 我的加分是加分題,哦對。所以我還是在回歸在我自己身上就是又不太像大家概念裡面的那個事業性很強的,那種女強人。

米粉: 我不是。我後來發現我是對於我自己本身。

米媽: 已經釐清了。

米粉: 對對對。 我自己本身好不好,因為怎麼講即便今天事業很好,好了,可是你相對來講你的家庭或小孩是需要犧牲的,他是需要被犧牲的。

米媽: 對因為。

米粉: 人一天就24小時,就是這麼長而已。所以你一邊好,那你其他等份。

米粉: 就必須要被犧牲。

米媽: 你只能一直取捨那個時間。

米粉: 那,如果是以我為出發點的話,這些會被分配得很平均。我覺得是這樣這種。

米媽: 是另類的時間管理。

米粉: 耶對就因為我舒服啊。首先我要先舒服對, 所以我就必須要去分配這些等份,因為其中一邊重了或多了,少了,對,我都不好,我覺得是這樣。

米媽: 你知道,我發現來到米亞夢地的女性。她們都很照顧自己。

米粉: 一定要。

米媽: 對啊,要很愛自己這樣。

米粉: 對。 所以已經我覺得現在已經不是說女生事業多好,才是愛自己的表現對。

米媽: 對, 我也這樣認為。

米粉: 已經不是這樣了。那個是虐待自己。

米媽: 我以前呢是希望我可以變成事業的女強人。嗯,然後但是。

米粉: 妳有講。

米媽: 我有講嗎?我有跟妳分享過嗎?

米粉: 對, 妳有講。

米媽: 對 然後,結果我這樣就經營了民宿然後,但那時候當然是感受到不一樣,但是我也發現到其實,如果妳想要當女強人,她是有很多面向就是她不只只是單一只有事業上,原來它是可以在家庭上或是其他的關係上面,

米粉: 嗯。

米媽: 你是會覺得整個就像你講的時間是被分配得很均勻的。我覺得沒有所謂的。你只能單一部分的才可以去變成像強者,有能力的感覺。

米粉: 是。 我覺得是這樣子,因為我其實周圍當然我們旁邊周圍都有很多類型的朋友。我後來會因為我很喜歡觀察他們的心就是我有完全以家庭為重的朋友對, 然後也有完全以事業為重的朋友即便他們有小孩對。

米粉: 所以有很多類型的朋友然後他們這麼的投入在某一個部分,卻忽略他另外一個部分。的時候我會覺得不可惜,嗎你們不覺得可惜嗎?

米粉: 就是你們有覺得這樣有很快樂嗎?我就會常常去想這個問題,因為如果是我, 我沒有辦法。

米粉: 就是如果今天我養三個小孩然後我整個心思都在這三個小孩,我真的會感到很快樂嗎?之後我會以他們的目前的情況,我會去把自己投射在他的角色上然後去想這個問題。

米媽: 這樣感覺。我們人好像都是看著對方,不同的人, 然後去學習, 然後去自省。

米粉: 那如果他自己在那個角色很快樂的話那他人生的分配就是他不是以我為主,他可能是以小孩, 小孩就是他的成就。所以每個人個性,他的那個個性跟習性也不太一樣,所以也不代表說我覺得不快樂在他身上,他會覺得不快樂, 他很快樂啊對 她這樣做,她很快樂。

米媽: 所以你要去找到你們認為的快樂。

米粉: 對, 就是定義不一樣,定義不一樣。 也不是說我們一味的覺得女生一定要有工作啊。

米粉: 或是女生一定要生小孩啊,每個人不一樣耶。即便她今天有了很好的工作, 當然還是不快樂啊。

米粉: 對, 就是沒有一個。 我覺得沒有一個既定的完全就是適,不適合而已。

米媽: 然後你這樣講到這個我們那時候你來說,也有跟我分享?到就是育兒的,就是學校就是因為我們那時候在講學費。

米粉: 對 學費超貴。

米媽: 就是我們的學費很兩極,這樣子,我這邊是三位數對 三個小孩。三位數就解決了。

米媽: 然後你的話呢,我們就開始在然後你有跟我分享,說你當然你也是希望以你們的能力給小孩子最好的,但因為就是現實跟環境嘛還有你的分配這樣我覺得你有講到每一位媽媽的心坎裡面。

米粉: 大家都說欸,你可以去選那個議員還是立委了,因為我對於就是這個育兒環境我覺得已經糟糕到不行。就像我一開始就覺得為什麼百貨公司的親子廁所設在媽媽的廁所裡面,為什麼是設在女廁,為什麼爸爸沒有對 我就覺得為什麼為什麼小孩上廁所是女生的事情起初啦一開始。

米粉: 後來有就是會有設在一個就是中間,比如說男女廁的中間。我覺得環境是有在改變,可是我覺得對於女生在工作之前,我覺得這個環境還是不利於生小孩。

米媽: 你已經生了兩個 然後現在才兩次。你還是一樣。很努力的就是照顧他們 然後幫他們選學校。

米粉: 對, 我們是很認真在挑學校 算很認真嘛,因為有些人可能覺得 喔, 沒關係, 我們就家裡找一間近的或者是 或小朋友自己去選啊,他們覺得哪一間他們比較喜歡。

米粉: 但是小朋友做選擇,這件事情 我目前還沒有放手,因為我覺得小朋友選擇這件事情首先要他們有認知能力開始 還有辦法選擇就是他要能夠知道自己喜,不喜歡這件事情是從哪個角度去觀察。

米粉: 當然他們現在還很小, 那種幼幼班, 小班,他們當然不知道什麼叫喜,不喜歡,還沒有判斷能力的時候 我覺得就不適合做選擇對。

米粉: 就是還是我們什麼給他 然後他怎麼接受即便我今天只能讓他讀公立 那他也只能接受。那我今天可以給他私立 那他也只能接受。或是我今天選擇課後 我不要給他才藝, 那他也只能接受。

米粉: 但是我一開始選擇幼兒園的模式, 就是我一個想法。我希望不要太複雜, 我不要這麼多才藝課對, 我只希望他就是到學校即便課程沒有重點,也好。

米粉: 我就希望他只是玩那人家說那你既然是玩的話 那你幹嘛要挑學校呢,我當然挑一個校風好的啊。 我希望他的同學都是氣質也不錯的啊, 要挑一下吧對。

米粉: 所以主要我是在看學校校風, 同學的氣質,在看學校。

米媽: 我上次講你知道,我最近來的,來的客人啊,因為有一些已經要上國中了。

米粉: 嗯,然後。

米媽: 還有高中。然後我聽到他們父母,他們挑的學校。竟然是挑霸凌案件少的學校。

米媽: 這,這也是我最近發現。就天吶。

米粉: 這是校風,啊,就是學校有沒有在在意學生,這類的事情。

米粉: 我覺得跟校風有關係。所以,呃,照這樣講的話,其實我也會在意未來學校校風我會依照他的霸凌事件或者是這種學生打架,啊,這種知識這種我會去判斷特別選。

米媽: 我是。

米粉: 講。

米媽: 但還是會以你們學區為主啊。

米粉: 當然就是可能選一個舊,近,但是風評比較好的。我覺得現在是蠻在意的,因為其實那麼多事情出來之後。

米粉: 你做父母會害怕,尤其是當你有一個小孩,他特別的熱心的時候你更害怕。你反而會希望他冷漠一點,不要太熱情對

米媽: 很衝突耶,你又需要他。也是一個很溫暖的小孩,但又需要他在外面。

米媽: 有時候還是要保持一點冷漠。

米粉: 對,我也覺得冷漠,好像才能保護自己。

米媽: 我覺得這個也是我現在一直在學習的,因為沒辦法。我家妹妹很雞婆。

米粉: 對啊,就是我覺得這件事情最難教的是我們要怎麼教他判斷能力。這個超難那偏偏很多事情他們又必須要就是跌跌撞撞他們才會那個判斷力才會構成。但是當父母都會覺得說,我們不要太辛苦,太辛苦的路,我們不要走。

米粉: 我覺得心態是這樣。

米媽: 我這樣聽你這樣講完。我發現你其實還是很enjoy在當媽。

米粉: 媽很enjoy嗎,但我一直覺得我可能只是50分的媽媽。

米媽: 真的嗎如果。

米粉: 要給自己打分數的話。

米媽: 我覺得你早就超過50了。

米粉: 有及格嗎。

米媽: 有? 我覺得有。

米粉: 我就不追求一個需要90分的媽媽。我就覺得對。

米媽: 我們不需要到這麼滿分啦。

米粉: 因為我看很多我自己的同學,朋友啊。他們常會在那個Facebook還是那個IG上面曬小朋友的成績,就是名次啊。

米媽: 曬成績喔。

米粉: 對。 然後可能檢定通過啊。然後 喔, 又是第一名。

米粉: 啊,喔, 這學期又是前三啊,就是,每一次的成績單一定會曬出來。

米粉: 當然我們會覺得很羨慕,哇, 怎麼會教得這麼好。可是他會一直這麼好。

米粉: 有一天他,如果他的方向不一樣了,你還會覺得他很好嗎?還是你會一直希望他都在職場上他都是第一名。

米粉: 不會累,嗎,對? 所以,當你的期待在他的成績上面的時候,你就是他人生的壓力之一耶。

米媽: 我覺得這個會是不同世代的媽媽去思考的觀點,因為我其實這幾天都有跟不同年紀的媽媽這樣子聊。

米粉: 因為以前我們媽媽,那個年代是沒有Facebook還是IG的,所以她沒有地方可以曬小孩的成績單。沒有那麼多人知道她的小孩多厲害對, 除非就是常常去傳門紙才會知道。

米粉: 但是現在很方便嘛,就是整個照片一拍。喔, 我小孩又第一名啊,然後檢定又通過啊,我的媽媽,以你為榮啊。

米粉: 你是以她的成績為榮還是以她為榮我是每次都覺得大家有沒有搞錯方向對, 因為我覺得人格成長比成績還要重要。如果她今天一直覺得我成績很棒,就是我很棒的概念,她一直抱著這個概念成長的話,我覺得後面會很糟。

米粉: 她會不擇手段,要去得到那個成績然後來聲明她很好。可是成績不是一個構成好的主要原因,他只是加分點。

米粉: 現在很多媽媽都這樣吧。

米媽: 因為我現在沒有那個私人的臉書跟IG.

米粉: 哦。

米媽: 對, 我現在其實。

米粉: 所以你看,不到對。

米媽: 我其實已經不會在上面去關心人。我現在真的都是面對人跟人去關心,因為我覺得這才是最真實的。我其實已經不太相信上面的像Facebook或IG他們放的東西。

米媽: 我會質疑,因為我當然會也會想嘛就像你的思考邏輯。他到底是曬分數還是在曬自己?我把小孩教得。

米粉: 很好對那。

米媽: 我有時候就想那為什麼他想要去放這一些照片或是這一些內容紀錄以外。其實你可以讓自己知道,就好。你不需要像每個人全世界去講這一些事情。

米粉: 對。 我覺得要分享你的喜悅是可以,可是我覺得你可以著重在他努力的過程。不是說他今天成績第一名 好棒, 然後每次都第一名。

米粉: 是他怎麼樣可以維持在這個成績上面。去多做他的分享讓小孩知道是你有看中他努力的那個過程。不是他一直第一名。 不是那個結尾。

米粉: 我覺得分享可以, 但是重點是他那個努力的過程你有看到。 不是說他天生很聰明。是他有努力的那個過程。

米粉: 我覺得那個比較重要吧, 如果要分享的話。

米媽: 當然啊, 我們是比較相像的,所以你才會一直回來,米拉夢迪。

米媽: 啊,不是嗎? 沒錯?

米粉: 就是這樣子如果。

米媽: 我們的價值觀跟可能往後你看,你你是從還沒有生小孩交往的時期,然後到你一路 你認識的這老公欸你們結婚,你們生小孩一路這樣來。

米媽: 我覺得我相信我們是有很相像的價值觀跟一些想法。你才會一直回來然後還你看從你這樣抱baby然後跟著我們的小孩這樣子玩而且你是很放心的啊。

米粉: 對啊。

米媽: 雖然你每次會很擔心我的小孩會不會太吵,但我們覺得不會啊。小孩不是就是這樣子啊,因為這個階段的小孩他們就是在開啟他們的無感。

米粉: 對,但是。

米媽: 無感體驗。

米粉: 沒錯。其實我們是可以接受吵,就是怕別人不能接受那個吵。

米媽: 不能接受他們不會來。

米粉: 也是,啦,也是。

米媽: 啦,對。

米粉: 對啊。所以我就是常常看到我的朋友們在曬小朋友的這些才藝成績的時候,我也在反觀我自己,我想說我到底會不會是這樣。

米粉: 我會害怕,我會不會把我的成就建立在小孩的成績跟表現上面。然後有一天呢, 這件事情就來了。

米粉: 有一天我爸就會分享說 欸, 原來我英文很好耶。

米媽: 你說你爸嗎。

米粉: 對 一直在講英文 喔, 這個喔 你要好好栽培喔。但是其實他一直在講一些小單字的時候我其實沒有感覺 我是沒有感覺的就是我沒有覺得 喔, 好厲害喔,完全沒有這個感覺。

米粉: 是別人提醒我 說他開始會 可能有運用一些單字是別人提醒我對。 所以我是對於他的學習成長 我是沒有感覺的就是課業的部分反而是有一次我們到了那個 新競農場。我們住在新競上面嘛那我們陽臺看出去是可以看到雲海的 蠻高的然後那天呢 我的子子就打開房間然後他就早上起來,他就看到外面的雲海他說哇, 好漂亮喔。

米粉: 我那時候覺得這比他跟我分享會的英文還要高興,因為他看懂風景漂亮對,我來講很重要。

米媽: 因為你們是雙薪,家庭都要工作,所以你們盡量一定會在就是一個假日,像禮拜天,你們一定會到戶外去走走。

米媽: 就是讓他接觸到很多的不同的戶外的感覺,這樣子。

米粉: 對對對。我那天真的好高興我就覺得哇, 我們投注這麼多時間啊,帶他出去玩。

米粉: 他終於看,懂什麼叫漂亮,什麼叫。

米媽: 你說大自然的那種美。

米粉: 對對對他,可以他三歲的時候可以欣賞雲海。我覺得超厲害。

米媽: 欸,這個也蠻有趣。我第一次有聽到你會讓他去欣賞。就是雲海,那種大自然。

米粉: 我就是比會英文單字會及格還厲害耶。因為我覺得現在小孩看不懂,不會看,得懂雲海美在哪邊。

米媽: 他們只會覺得好無聊喔。

米粉: 對, 就像以前。我小時候可能跟我爸媽出去他們超愛往山上跑,但我們就不想下車走,就覺得這裡有什麼好看的,就不想走路啊。

米媽: 嗯, 我以前好像也是這樣。

米粉: 對對對。可是他三歲,看得懂風景。我覺得是一件很厲害的事情,就是他可以分辨都市景然後跟山景,給的感覺什麼叫漂亮。

米粉: 他可以懂得對比。

米媽: 欸。 那我想要知道,那你老公呢。

米粉: 我老公比較不常分享對小孩的感覺。

米媽: 那,當他知道你的小孩就會講說 哇, 他看到那個山跟雲這樣好漂亮。

米粉: 喔嗯。

米媽: 妳有跟妳老公講嗎對不對他。

米粉: 在旁邊,他有聽到。

米媽: 喔,他有聽到。

米粉: 對他的。

米媽: 反應是什麼。

米粉: 他說對啊,好漂亮,對不對。

米媽: 就這樣喔。

米粉: 對,就這樣。

米媽: 就這樣去過。

米粉: 就這樣子。

米媽: 還蠻有趣。

米粉: 對。可是即便我老公,他,他小細節他不太會表達就是他心裡面的感受。

米粉: 他是不太表達感受的人,可是我知道他是很在意小朋友的教育,這件事情。

米媽: 這個妳之前來就是這次。為什麼他就是不回來。花蓮也是其中一個原因。

米粉: 沒有他是,他本來喜歡他,本來就喜歡都市生活。

米媽: 他本來就喜歡都。

米粉: 市對,但是他在乎小孩子教育的。這個部分讓我是蠻訝異。

米媽: 妳是說當妳們生了小。

米粉: 孩之後對。

米媽: 妳才知道原來他這麼在乎小孩的教育這樣。

米粉: 我以為他是那種就是喔,反正就可以生活,可以養活,我就好啦 感冒。

米粉: 我以為他是這一種呵,呵,呵,就是有得喫,就好啦,不然我才發覺喔, 他是在或他是會在意小朋友的成長過程的。

米媽: 看了。有感動嗎?

米粉: 有感動,就至少沒有幫他們找錯爸爸吧。可能找錯老公,但也一定不會找錯爸爸吧。

米媽: 嗯。

米粉: 這個很重要吧。

米媽: 對, 我覺得蠻重要的。

米粉: 對。 所以我那時候覺得算驚喜吧。對 老公,算驚喜吧。

米媽: 所以你才願意再生第二胎。

米粉: 今天我老公,他在第一胎表現的就是小朋友只要可以活,只要可以活,只要可以活的話就可以活。

米粉: 我絕對不會生第二胎然後他也不是那種。

米媽: 因為你之前跟我說,你沒有想要生小孩。

米粉: 沒有,啊,對 我。

米媽: 記得你那時候有跟我講然後你就 嗯,你懷孕了耶呵呵呵。然後 啊,第二個,那第二個。

米媽: 我蠻驚訝。而且那時候肚子已經很大,因為我們一一年見一次嘛。 所以那時候來已經欸, 快生了。

米媽: 我記得。

米粉: 喔, 真的嗎。

米媽: 你那時候來已經快生了。

米粉: 啊,沒有啦。

米媽: 沒有嗎。

米粉: 四個月而已。

米媽: 喔 四個月。

米粉: 我只是肚子看,起來比較大而已。第二

米媽: 胎就是皮鬆了。 看起來肚子比較大,對對對。 第二胎就是皮鬆了。

米媽: 看起來肚子比較大,因為我第二胎也是這樣子。

米粉: 對。 所以那時候第二胎是我們做來的特意做的。

米媽: 真的假的。 你還跟我說是意外。

米粉: 也沒有意外。 我們好像是有安排好的。因為那時候, 因為我就是比較相信這個命理說嘛,我是相信的,所以那時候,剛好,老師,有一天就打電話來欸, 我跟你說啊,明年,這個七八月的時間非常好,你要努力一下。

米粉: 喔,十一月可以準備現在身體線調好。 那時候六月,他跟我講說十一月可以開始準備,啊,明年,這個七八月的生產日期非常好。

米粉: 後來我就剛好,時間越接近這個十一月,我們很想生女兒嘛。我就開始在查一些生女兒祕方。

米粉: 啊,到底什麼方式可以讓生女兒的機率高一點好, 剛好,那時候我老公沒有在備賽,所以他喫的菜多一點, 蔬菜多一點是 反正就是,我們就參照一些這個生女兒祕方,然後去做方向調整欸, 就那一次 就中了。

米媽: 喔。 所以你才跟我說是意外嗎?

米粉: 喔, 我覺得是意外, 因為一次而已啊。

米媽: 對對對。 我可以理解你講的。

米粉: 對 通常。

米媽: 欸。 這樣很有緣。

米粉: 我後來就覺得 哇, 這小孩是確定要跟我。啊,老師都有給一個提示。

米粉: 然後剛好,他就這麼剛好就在那個時間點來,而且預產期就是明年的七八月。所以我覺得他好像是被安排好,因為一直很想要生女兒。

米粉: 我很怕,我第二個又是兒。

米媽: 子有。 你好像有關係。

米粉: 對 然後。所以,當醫生告訴我是女兒的時候我真的眼淚已經掉出來。你太誇張了啦。

米粉: 我覺得老天爺太愛我了。我覺得他真的 他給我一個很好的時間。然後又剛好是女兒,我就是 我。

米粉: 那時候就覺得人生就是好像完成別人就是沒有辦法完成的夢想。

米媽: 就是你懷孕沒有那麼容易。然後又可以,又一個男生,一個女生。

米粉: 而且又依照你要的時間點來。而且我一開始設定,就是我兩個都要試著做。所以我就覺得老天爺對我太好啦,就是我希望的那個要求,他都剛好在那個時間點給我。

米媽: 對啊。 然後之後你好像又跟我說欸,妹妹,真的很好顧。

米粉: 嗯,對, 我覺得女生本來就。

米媽: 你一直說妹妹像天使一樣耶。

米粉: 他是天使, 因為我覺得他雖然大家都覺得自己的小孩很可愛當然,是理所當然的但是如果他今天不是我的小孩,我也會覺得他很可愛喔,然後個性又很好。

米媽: 對, 你還說什麼。哥哥說他要喝水,他不會自己去拿結果,反而是妹妹,對 對 對,過去幫他找水杯。

米粉: 對, 他就是一個很獨立的硬體。嬰兒算是獨立的。

米媽: 嬰兒。他是嬰兒,沒錯。

米粉: 對,所以我那時候就好開心喔。就是沒有像生第一胎這麼開心耶。

米媽: 有 我剛剛從你的臉上我可以感受得出來,你生第二胎比生第一胎開心。

米粉: 我後來就是那一胎,第二胎的孕期。我非常享受在那個懷孕的過程,因為第一胎我們都弄得好像一副就是孕婦,就只能幹嘛,就是完全,就是照書來照顧自己啦。

米媽: 沒辦法,你知道,畢竟是第一次懷孕,第一次生小孩。

米粉: 不能穿太緊啊,然後一定要脫褲帶啊,然後那個孕婦裝買了沒。

米媽: 啊,沒有吧。我記得你沒有穿過孕婦裝。

米粉: 但是還是寬鬆啊,稍微寬鬆啊。我這第二胎我就辣起來耶。

米媽: 這個我敢保證,我有看到。

米粉: 我第二胎就沒有在管他,我就整個就天生的,就是要貼。

米媽: 對對對。 一定要讓人家看到一下曲線對。

米粉: 沒錯。

米媽: 算是孕婦, 但沒有關係。

米粉: 對, 然後跟鞋還是穿。第二胎就是完全不一樣,但我後來也相信生女兒就是會比較漂亮。

米粉: 整個狀態很好。

米媽: 我那時候生雙胞胎,的時候,皮膚啊的狀態是好的。

米粉: 對但。

米媽: 我生弟弟的時候,我覺得我皮膚狀態沒有到那麼好。

米粉: 嗯, 對, 我覺得這個好像也是蠻有可信度的,因為我自己來講也是臉色的光澤度生男生女不一樣。

米媽: 要經歷過才會。

米粉: 懂對對對欸。

米媽: 你這樣講,我突然想到啊,突然跳回來。欸, 你知道,你有跟我寫了一句很感動的話,嗎?

米媽: 嗯,你知道,我那時候人在外面,我帶著雙胞胎在外面玩,然後他們在那邊跑,然後我那時候還給你傳訊息,因為你就說你要回來,就是要過年這樣。

米粉: 嗯。

米媽: 然後我就。然後我就說天,啊,就是時間,不知不覺也要十年了。

米媽: 耶,你竟然沒有想到。你也跟著我十年。我那時候好像是這樣回你然後呢,你就下一句回。

米媽: 我說對啊,我們還有好幾個十年。你知道,我看了真的超感動。

米媽: 趕快截圖然後存起來。

米粉: 是啊。

米媽: 看到很感動。

米粉: 的確, 因為其實我們現在還算應該還算年輕啊,所以當然還有好幾個十年了。

米媽: 對啊, 然後那時候我其實還蠻驚訝,因為我們真的講話不多,但是我就會一直看著你這樣一直回來。

米媽: 然後還有,每個階段,真的是每個階段不一樣。

米粉: 尤其是生完小孩成長的速度是更快的。

米媽: 感受力不一樣。啊,我也是真的生完小孩。我覺得看事情的態度跟心理完全就是跟懷孕前。

米媽: 我覺得那個落差而且我覺得我的腦袋好像整個就換。

米粉: 了,沒錯。

米媽: 換了一個腦。你有那樣感覺嗎有?

米粉: 這整個軟體更新了,這重灌。

米媽: 啊,對這。

米粉: 整個重灌。

米媽: 有很棒,很棒的講法。

米粉: 對 是整個重灌,因為整個出發點都不一樣,雖然不一定,是為了小孩。

米粉: 就是你會覺得很多事情沒有那麼重要欸。對, 你會覺得你以前覺得好大,好大的事,現在變得好小,好小。

米粉: 你以前是用假髮,你後來都會用剪髮。完全反方向。

米媽: 我現在能簡單。我真的會就是簡簡單單的。我不會再而且我希望事情是簡單,然後我的想法也不會變得那麼複雜。

米粉: 不要複雜化。我覺得是當媽媽之後一個很大的轉變。但是我覺得這個社會對媽媽都會有一個很,很大的那個誤會。

米媽: 什麼誤會?

米粉: 就是媽媽要有媽媽的樣子。我這個我好,不習慣喔。

米媽: 等一下 什麼叫做媽媽?要有媽媽的樣子。

米粉: 比如說 好, 我可能,最近,這一年,我可能穿著稍微的,曝露一點。

米媽: 有很曝露嗎?你只是在展露你的好身材嘛?

米粉: 對 那很多那種婆婆,媽媽,你知道嗎,就會上下,就是掃射你從你的那個腳趾頭然後看到你頭頂,再看你的左耳,再看你的右耳,然後再往回掃到你的腳底。

米粉: 這種感覺好差喔。但我也沒關係,因為我就是要給你看的。

米媽: 對啊, 你開心就好了這樣。

米粉: 對。 所以我是覺得為什麼媽媽要有媽媽的樣子啊。

米媽: 現在已經不太一樣了。

米粉: 但是我們還是需要承受這個眼光。還是必須的,還是必須好險,我們現在就是子彈穿,不過去。

米媽: 喔,對阿。 你知道我的防彈衣現在很厚耶。

米粉: 對, 我們就不在乎阿, 我們就是這樣。

米媽: 喔, 呵呵呵,那你還是很幽默,好不好?

米粉: 不是,就是要這樣嗎你自己不敢穿,不要看人家好不好, 對吧。

米媽: 對 沒錯。

米粉: 就是我覺得當媽媽還是需要自己覺得賞心悅目的時候。

米媽: 對阿, 我就是你。其實 你在起來,你照鏡子, 你把自己打扮好好嗯,你開心 然後其實你的小朋友也是會開心的,因為你會看到,他會說媽媽,你好漂亮喔。

米粉: 對 我兒子現在也。

米媽: 會,真的嗎? 你兒子現在也會?

米粉: 對。 他現在出來說 喔, 媽媽,好漂亮,所以有時候他們會這樣子,他會這樣講對, 但是現在,因為小朋友出門本來我們就不會在外面浴化待太久。

米粉: 所以我是在享受那個打扮的過程。我不是在享受可能整個旅程。

米媽: 喔, 我懂你的意思。

米粉: 我是在享受那個打扮的過程。我覺得大家對於媽媽一定要有媽媽的樣子。我還是蠻想糾正大家的。

米媽: 那你想要跟大家講什麼。反正我現在Podcast還剛上線就是沒有那麼多人聽可能。就是要很多人累積到很多一些集數,大家會回過來聽。

米媽: 你現在可以跟他們說那你覺得你想要對他們表達媽媽的樣子?

米粉: 沒有媽媽的樣子, 只有你的樣子,沒錯。

米媽: 而且我也希望大家來到米阿夢地還是保留你們的樣子。你們就可以很實在地去做。

米粉: 自己對。

米媽: 因為其實你也知道,你這樣來這十年。我們不會去care你們啊。我們還是很自在的,就是在過我們的生活。

米媽: 雖然我們可以知道你們可能有一些改變,我們是很會去以開放的態。

米粉: 度。嗯,對啊。

米媽: 去看,著你們一起成。

米粉: 長對啊,我覺得人生很需要有這樣的朋友耶。

米媽: 我們不會介入太多,但我覺得我們可能會就是一個很好的交流,因為每個人的觀點跟想法是不一樣的。我其實有發現啊,有一些人。

米媽: 你生了小孩。你會有自己的育兒的方式,但你很多時候你只是在交流。你沒有在說我自己的是對的。

米粉: 對有一。

米媽: 些媽媽會很堅持。她的做法是對的。她的教法是對的。你應該要。

米粉: 就是要去認同她是不是?

米媽: 對對對 認同她。

米粉: 我們可以認同。我們認同你的方式,很適合你。

米媽: 對, 我也是處於這一個,但只是可能那個媽媽發現我好像沒有到這麼認同,但我沒有說到不認同。

米媽: 我也是很支持我覺得你知道,你自己想要什麼的方式,但我發現這個媽媽就可能覺得我跟她的方式比較不太一樣,所以她就不會再回來了。

米粉: 喔, 要這麼嚴重嗎。

米媽: 不是 因為她會覺得她怕,就是我會去影響到她的小孩子。

米粉: 不會 三天。沒辦法影響到一個人。

米媽: 真的嗎? 欸 講得很好,沒錯。

米粉: 對嘛。 你媽養你30年,都影響不了你就三天。有辦法影響一個人嗎?

米媽: 對對對。 你應該要就是接觸一樣不同想法去交流,接觸。我覺得是一個新的碰撞。

米粉: 所以我會說有什麼樣的父母會養可能會養出什麼樣小孩的觀點,他沒有辦法,媽媽沒有辦法去接受新的外來衝擊的話,那小朋友也是。

米粉: 我覺得是這樣。對, 我們可以,我們也可以參考,但我們要不要用它。

米粉: 我們決定在我們嘛,我們有決定權啦。就像我今天跟你講,說冰淇淋很好喫,你覺得剉冰比較好喫?

米粉: 我們要爭執什麼口味就是不一樣啊。還是我們一樣同一個老公,你的比較好啊。

米媽: 什麼東西你要給我?扯到這邊來。

米粉: 對不對, 就是不一樣啊。

米媽: 好啦,我覺得今天很謝謝你跟我 我們做了一個叫音頻的回憶。對, 我希望我的音頻就是到明年你回來的時候突然設備可能還可以再升級,然後我們可以再繼續錄這個回。

米粉: 可以喔。

米媽: 好啦, 那就謝謝大家啦,跟大家掰掰。

 

探索更多來自 MIRAMONTI米拉夢地|生活誌Buon Vivere 的內容

立即訂閱即可持續閱讀,還能取得所有封存文章。

Continue reading